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2 章  八仙聚会

时近夜晚,萧瑟的秋风骤起,夜幕象朦胧的黑布罩住了中原九霄。俄顷,蒙蒙细雨从空中洒落,在月光的照映下,仿佛结成了一片晶莹的白纱,将杭州府严严实实地覆盖起来。城中夜市更加的繁华,中秋细雨不一会就停歇了。一阵风吹来,发着飒飒的声响,吹得道旁树叶飘飘零零落在街道,在路面上飘起飘落地滚动着。

曾穆陆三人步行来到西湖东侧的广场,穆清扬说道:“大哥近日若是无事,我与三弟可以陪你尝尝这杭州美食。”陆远山接道:“大哥,你可不知二哥对这杭州美食是十分了解,二哥的父亲也是这杭州府著名的美食大家,他说陪你尝尝,那定是极好的美味了。”

曾子城笑道:“两位贤弟好意,为兄心领了,但为兄不日将赴京赶考。这几日在杭州府也游玩的十分痛快,生怕心中对书本的领悟生疏了。”穆清扬回道:“若是要静心读书,那就到我府上去罢,我爹也想见见大哥。”陆远山本想邀请大哥来自己家做客,可是一则自己的父亲太过严厉苛刻怕拂了大哥的心意,二则也不好和二哥争抢,只好作罢。曾子城再三推辞,也顶不住盛情邀请,只好答应小住几日。

陆远山送到半路便回府休息了,答应明日到穆府拜访。曾子城从客栈中收拾了包裹行李,付清房钱,便与穆清扬一同到穆府去了。

那穆家乃是杭州府有威望的富庶人家,只见院外粉墙环护,垂柳依靠在院内,正红朱漆大门顶上高悬一块写着“穆府”的横匾。穆清扬握住门前扣环敲了两声,就见大门打开,映在面前的是一副华丽的景观。灯火阑珊照映着大院的角角落落,佳木茏葱倒映出一块黑影,正中房舍极具古典之韵。

曾子城待要夸赞几句,但眼前之景太过秀丽,自己也不知该从何处说起。穆清扬带他走到客厅稍作休息,命人帮他打扫客房将行李搬进去,随后穆老爷就从侧房走了出来。

这人一张胖圆脸,春光满面,颏下一丛灰黑须髯,身上挂着一个到处都是补丁的围裙,却沾满油渍,显然是刚从厨房出来的。曾子城一开始觉得这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厨师应该不是杭州富豪穆老爷,但又转念一想,这穆老爷据说是个神厨,约莫这年纪这如这般,刚忙站起身来抱拳行礼,说道:“小生曾子城,久仰穆老爷大名,今日特来拜访,叨扰了穆老爷还望勿怪。”

穆老爷笑着说道:“先生太客气了,听犬子说先生与他结拜于岳王庙,那就不是什么外人了。快坐快坐,先生还没吃饭罢,我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弄出了新菜给你尝尝。”说完自己就跑到厨房去端菜了,曾子城见穆老爷毫无架子,对人十分好客,甚至跟一个大户人家的老爷完全不一样,心中也对这位穆老爷有好印象。

像穆老爷这般殷勤好客的举动,仆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当没有外人来的时候他便经常做菜给下人们品尝,看到下人们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自己也十分满足。这穆老爷年轻的时候,经常到外地学菜做菜跟别人比拼,没有对手时就让别人品尝鉴赏,他自己不但是一个神厨大师,而且还是一个美食名家。

在穆老爷三十多岁时,感觉天下已无敌手,便定居在杭州西湖附近,辅导品尝别人的菜肴。当他吃一口时就能知道这菜里的材料配料是什么有多少了,这个才能往往让人羡慕佩服,他花钱买下了杭州许多大大小小的酒馆,招揽了许多各地名厨,有许多人就是听到他的名气才到他的酒馆里吃饭的。渐渐地,这一个兴趣爱好让他成为了杭州府的大户,但他从来不卖自己做的菜,一直隐居在府中研究天下美食。

曾子城对着穆清扬问道:“二弟,令尊一向这般好客吗?”穆清扬笑道:“我父亲一生最就敬重的就是读书人和厨师了。”曾子城问道:“令堂在何处?为何一直没有看到她。”穆清扬神色黯然,头渐渐低下去缓缓说道:“在我出生不久,母亲就因身体虚弱又受风寒去世了,家父一直以此为平生第一恨事。”曾子城自知说错了话,便不再多言。

不一会儿,穆老爷就从厨房端着一盘火腿走出来,将火腿放到桌上让曾子城品尝,曾子城拿起桌上一双用玉雕成的筷子夹起其中一个火腿放入嘴中。只觉嘴中香脆酥滑,口中质感独特,才刚咬一口周围的人都已经闻到了香味。

穆老爷满怀好奇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唇齿已经发麻了?”曾子城虽然第一次吃到这种令人欢喜的美食,但还没有到唇齿发麻的地步,称赞着说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华美食的真谛,虽然没有如穆老爷所说的那样,但也被惊讶到了。”穆老爷叹道:“那还是失败了,中华美食的真谛何等高深莫测,我自知所悟不及一成。”

曾子城惊道:“穆老爷如此超群的厨艺怎么还不及一成。”穆老爷叹道:“先生太看得起我啦,先生想必没有过多研究厨艺,或不知世间厨学多端,诸家修为,各有所长。我能够掌握的只不过是鲁菜、浙菜、闽菜、湘菜、川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八大菜系,但这许多的菜肴太过精妙,就算掌握也不一定会用得炉火纯青。”

原来天下的饮食文化历史悠久,除了八大菜系外还有许多有影响的烹饪流派,烹饪技巧除了要色、香、味、形俱全外,还得讲究它的烹饪方式,或炒或烧或煎或炸。真正的名厨一定要考虑到食客的饮食习惯,正所谓“北甜南咸”大抵如此。

穆清扬拿了一双筷子也夹了一根火腿品尝,只觉冰冷异常,问道:“父亲,这火腿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凉了?”穆老爷奇道:“我刚拿出锅的,怎么会凉呢?”说着,也夹起一根火腿尝了一口,虽然味道仍然香甜,但温度的确变冷了,穆老爷低头思考,一直自言自语。

客厅的从仆人和曾穆二人都注视着他,忽然间,穆老爷拍了下大腿,笑道:“我就说不能多放些瓜果,我再去把这盘火腿整理下,先生稍作片刻,我马上就回来。”随即端着那盘火腿跑到厨房去了。

曾子城对着穆清扬笑道:“令尊对厨艺如此专注,真值得我学习啊。”穆清扬谦虚地回道:“大哥勤奋好学,家父不过是对饮食有所喜爱,便是日夜不眠的专研也并不嫌累,大哥所学与家父并不相同,在旁人看来,你们两个对事物的执着也是差不多的。”二人闲聊了一阵。

只听得靴声橐橐,穆老爷便又从侧房走了出来,盘中火腿并没有冒热气,显然他不是去厨房加热食物的,穆清扬问道:“父亲,您去厨房做甚么了?”穆老爷笑而不答,将一根整理过的火腿夹到儿子嘴边,穆清扬只好张口去接,嚼到嘴里。

突然间,口中味蕾接触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似真似幻,唇齿真的如同穆老爷说的那样发麻。穆老爷拍手笑道:“果然如此,我将那些凉性果蔬换成了牛肉粒,味道也就大大改变了。”曾子城夹起一根咬下去,果然与适才的味道不同,是另一种更加鲜美的感觉。

穆清扬问道:“父亲,为何你说什么果蔬肉粒,我们不是只在吃火腿吗?”曾子城接口答道:“想必是穆老爷花时间将那些配料塞进去的。”穆清扬又问:“这火腿那么细小,父亲是怎么塞的?”

穆老爷笑道:“叫你平时多练下刀工,你连动也不动,如果平时多练自然而然就会将里面的火腿肉剔去了。”穆清扬好像似懂非懂的样子,想要一口气全部问完,说道:“父亲,我从来没吃过你做这个东西,怎么刚做就有这么好的味道了,您是怎么做的啊?”

穆老爷慢条斯理地解释道:“这火腿肉我也是今天才创出来的,主要还是用川菜的做法,川菜特点便是一菜一格,百菜百味。我用这一盘火腿杂糅进了川菜的精华,所以我刚才一直问你们唇齿会不会发麻,麻而不辣就是用咱们杭州人的口味习惯了。我先用熬好的高汤将火腿灌汁来增加鲜味,再用小刀从火腿上面挖开小口,把里面的火腿肉挖尽。逐步加入毛肚粒、牛肉粒、豆腐粒等八种小菜,将火腿泡在五香汤里蒸半个时辰就好啦。”

曾子城惊叹道:“穆老爷手法步骤这是鲜少有人能匹敌,不知这盘菜名字叫做甚么?”穆老爷谦虚地说道:“从前我也自认为厨艺天下再无人匹敌,但越老越觉得自己的才能微弱,这无人匹敌的话是不敢再乱说了。至于这菜叫甚么名字,我也不会取好听的了,先生是读书人,见识学问都比我多得多,你来取个名儿罢。”曾子城推让了几句,只好说道:“这菜肴并非小生所创,但穆老爷定要让小生取名字,我也不好推却您的好意。既然是用八种小菜聚成,那便叫‘八仙聚会’罢。”

穆老爷和穆清扬齐声说妙,连几位仆人也喊出来了,穆老爷对着仆人们说道:“你们也别杵着啦,每人过来拿一根尝尝罢。”穆老爷赏下人们吃东西是经常的事,但毕竟有客人在此也不好造次,终于有一两个忍不住香味的下人用手拿起一根火腿,退到旁边吃了起来。其余的也陆陆续续拿起来吃了,满间客厅顿时弥漫着香气。盘子中的火腿本来极多,但这么一分就只剩下三四根了。

穆清扬看着盘中剩下的火腿突然想起一件事,站起来对穆老爷说道:“父亲,薇薇还没吃过这新菜呢,孩儿想拿给她尝尝鲜。”穆老爷说道:“薇薇还在待产,这些东西还是别给孕妇吃了,以免出了甚么差错。”穆清扬“是”了一声,点头赞同。

穆清扬口中的薇薇,便是她的妻子秦薇,这秦薇娘家也是杭州府有名的大户人家,与穆家门当户对,秦薇与穆清扬两人年纪相仿,第一次上门提亲就成功了。婚后小夫妻生活美满,不到半年秦薇就怀孕了,这离怀孕之时已过了将近十个月,穆老爷就请了杭州城最有名的三个稳婆住在家里,准备穆府的婴儿诞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