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2 章  八仙聚会

时近夜晚,萧瑟的秋风骤起,杭州府坐落于中原的东南部,因此在深秋时节的夜晚中是格外地寒冷。昏沉沉的夜色几乎不等任何人有一丝防备就已经来临了。在很快的时间里,蒙蒙细雨从空中洒落,在月光的照映下,仿佛结成了一片晶莹的白纱,将杭州府严严实实地覆盖起来。城中夜市更加的繁华,中秋细雨不一会就停歇了。一阵风吹来,发着飒飒的声响,吹得道旁树叶飘飘零零落在街道,在路面上飘起飘落地滚动着。

曾穆陆三人步行来到西湖东侧的广场,穆清扬说道:“大哥近日若是无事,我与三弟可以陪你尝尝这杭州美食。”此言一出,就让其他两个人马上有了精神,毕竟任何人对美食佳肴都没有抵抗力,尤其是性格极其开朗活泼的陆远山了,毕竟是非常喜欢带着自己的大哥和二哥齐玩耍的,于是陆远山就接道:“大哥,你可不知二哥对这杭州美食是十分了解,二哥的那位父亲也是这杭州府著名的美食大家,不仅仅是在一个杭州府里面,哪怕是放眼全大清国的美食界内,二哥父亲的厨艺也是非常高超深远的啦,如果他要说陪你尝尝,那定是极好的美味了。”

曾子城笑道:“两位贤弟好意,为兄已经心领了,但为兄不日将赴京赶考。这几日在杭州府也游玩的十分痛快,生怕心中对书本的领悟生疏了。”穆清扬回道:“若是要静心读书,那就到我府上去罢,虽然说不是一个极为安静幽僻的地方,不过大哥只是复习读书的话,在那里还算可以的,况且今日我们兄弟三人,刚刚结拜于岳武庙,所以如果我爹知道,这个事情也肯定会想见见大哥。”陆远山本想邀请大哥来自己家做客,因为他的心情非常豪爽,平时就喜欢结交各种各样的客人,更何况是刚刚结拜的大哥,可是一则自己的父亲太过严厉苛刻怕拂了大哥的心意,二则也不好和二哥争抢,只好作罢。曾子城其实刚到杭州府来探望自己的导师,所以他自己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不过他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去处,可是在一家小小的客栈里读书复习也不一定会专心。曾子城自己再三推辞,也顶不住盛情邀请,只好先答应穆清扬在他府内小住几日。

陆远山送到半路便回府休息了,虽然自己仍然还有许多难舍难分的情感,不过也只是三人都在杭州府罢了,就算有再多的不舍也只得作罢,而且也不是永远都见不到面,因此陆远山只好依依不舍地拜别了自己刚刚结拜的大哥和二哥,并且答应明日到穆府拜访。曾子城亦与穆清扬一同先到客栈去取来包裹,那个客栈的老板看见穆清扬,马上就认出他原来就是杭州府富商之子,于是客栈的老板笑脸哈腰地殷勤招待他。

不过等到曾子城从客栈中收拾了包裹行李后,穆清扬自己也不想在那里多加逗留了,毕竟像那里鱼龙混杂的地方在富贵人家眼中是上不得台面的,曾子城待要掏出所剩不多的钱两来付清房钱,立刻就被穆清扬快速敏捷地阻拦住,穆清扬平时为人也是非常豪爽大方的,况且是自己的大哥要付帐,他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有些许窘迫,便一直帮助大哥付清客栈的房钱,曾子城推辞不受了半天也觉得再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也只好暂时同意,于是曾子城便与穆清扬一同到穆府去了。

那穆家乃是杭州府有威望的富庶人家,两个人一齐来到穆府门前,曾子城不禁觉得杭州府富庶人家的院子外面无比的气派,有些与自己老家有不同之处,不过他除了吃惊之余,也是会仔仔细细地欣赏这里的与众不同。只见院外粉墙环护,粉漆在此处装饰并不会显得有甚么突兀的地方。院子外面围墙不仅仅是因为有颜色的衬托而显得格外优美,那株株高大且低垂的垂青柳都整整齐齐地依靠在院内,就像是有人特意的去安排布置一般,垂青柳配着鲜艳的粉墙,非常吸引别人认真地注目。

院子外面的那个正红朱漆大门顶上,就高高地悬挂一块写着“穆府”的金雕横匾,不仅气派非凡,而且还颇有附庸风雅之韵。穆清扬握住门前扣环敲了几声,两人就见大门打开,映在面前的是一副华丽的景观。院子里毕竟家丁婢女也有数十人,穆府是杭州城里有名的大户人家,因此院子里也有许多的看家护卫,这在富庶之家中也都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如今时日也不太晚,不过天色已经完全的暗沉下来,穆府里的仆人奴婢都纷纷挂起了照明的灯笼,这些灯火阑珊的亮光就非常容易地照映着大院的角角落落,在佳木茏葱之中倒也是可以映出一块黑影,正中房舍极具古典之韵。

曾子城待要夸赞几句,但眼前之景太过秀丽,自己也不知该从何处说起。不但比自己家中的房屋摆设更加富丽堂皇,而且这也是曾子城见过最为豪华的院舍,此处不仅人丁兴旺热闹,而且莫名的会让人产生一种非常好的安全感。这个地方虽然不是曾子城梦寐以求所想要拥有的,不过倒还是会有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在里面。穆清扬带他走到客厅稍作休息,命人帮他打扫客房将行李搬进去,随后穆老爷就从侧房走了出来。

这人一张胖圆脸,神清气爽的样子似乎把岁月的痕迹消抹去了,春光满面的他脸色非常的红润,在他下巴处有生了一丛浓密黑亮的短须髯,身上挂着一个到处都是补丁的围裙,却也是沾满油渍,显然是刚从厨房出来的。曾子城一开始觉得这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厨师应该不是杭州富豪穆老爷,但又转念一想,这穆老爷据说是个神厨,约莫这年纪这如这般,不过按道理他应该是家财万贯,又怎么可能会穿挂着打满补丁的围裙,无论如何,应该一个厨子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正厅来,所以这个中年厨师应该和穆老爷的身份是八九不离十了。刚忙站起身来抱拳行礼,说道:“小生曾子城,久仰穆老爷是当今难得的厨神,如此大名鼎鼎的声望是小生难得一见的,故今日特来拜访,倘若叨扰了穆老爷还望勿怪。”

穆老爷笑着说道:“先生太客气了,厨神我是绝对不敢担当起的,不过听犬子说先生与他结拜于岳王庙,既然已经结拜成兄弟了,那就是和我的犬子同辈,那也就不是什么别的其他外人了。快坐快坐,先生还没吃饭罢,我在厨房忙活了一下午弄出了新菜给你尝尝。”说完自己就跑到厨房去端菜了,穆老爷待客十分友善甚至是和蔼可亲。曾子城见到这位穆老爷几乎是一见如故,而且他也是毫无架子,对人十分好客,甚至跟一些的大户人家的老爷完全不一样,心中也对这位穆老爷有好印象。

像穆老爷这般殷勤好客的举动,仆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当没有外人来的时候他便经常做菜给下人们品尝,这些美味在外面基本算是非常难得东西了,无论是昂贵的食材,例如有鲍鱼、龙虾、鱼翅、海参之类,或者是高湛的厨艺,这些都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要尝到的美食。有些富贵人家的老爷认为有钱就可以吃得到天底下一切美味佳肴,可是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像穆老爷这样子有钱又厨艺好的人是不会轻易的像别人卖弄自己所做出来的美味。

曾经在塞外求学之时的穆老爷,厨艺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就连这样厨艺以到出神入化一般的名气也会渐渐的提高,有些好心的人就会劝他让穆老爷到皇宫里为厨,这样不仅仅会是他的名气大噪,而且还会学到更多关于皇宫里难得的厨艺做法,不过因为种种的不同凡人所能想象的原因和经历,穆老爷最后还是放弃了这样子的想法和别人的劝告。

就是这样的放弃才会成就今天的杭州府名厨的地位和荣耀,由于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告诉外人自己不再向别人卖弄自己的厨艺而成功的退隐于西湖,这样的决定也使得穆老爷转向开饭店酒馆的道路赚钱发财。每当看到下人们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自己也十分满足。这穆老爷年轻的时候,经常到外地学菜做菜跟别人比拼,没有对手时就让别人品尝鉴赏,他自己不但是一个神厨大师,而且还是一个美食名家。

在穆老爷三十多岁时,感觉天下已无敌手,便定居在杭州西湖附近,辅导品尝别人的菜肴。当他吃一口时就能知道这菜里的材料配料是什么有多少了,这个才能往往让人羡慕佩服,他花钱买下了杭州许多大大小小的酒馆,招揽了许多各地名厨,有许多人就是听到他的名气才到他的酒馆里吃饭的。渐渐地,这一个兴趣爱好让他成为了杭州府的大户,但他从来不卖自己做的菜,一直隐居在府中研究天下美食。

曾子城对着穆清扬问道:“二弟,令尊一向这般好客吗?”穆清扬笑道:“我父亲一生最就敬重的就是读书人和厨师了。”曾子城问道:“令堂在何处?为何一直没有看到她。”穆清扬神色黯然,头渐渐低下去缓缓说道:“在我出生不久,母亲就因身体虚弱又受风寒去世了,家父一直以此为平生第一恨事。”曾子城自知说错了话,便不再多言。

不一会儿,穆老爷就从厨房端着一盘火腿走出来,将火腿放到桌上让曾子城品尝,曾子城拿起桌上一双用玉雕成的筷子夹起其中一个火腿放入嘴中。只觉嘴中香脆酥滑,口中质感独特,才刚咬一口周围的人都已经闻到了香味。

穆老爷满怀好奇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唇齿已经发麻了?”曾子城虽然第一次吃到这种令人欢喜的美食,但还没有到唇齿发麻的地步,称赞着说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华美食的真谛,虽然没有如穆老爷所说的那样,但也被惊讶到了。”穆老爷叹道:“那还是失败了,中华美食的真谛何等高深莫测,我自知所悟不及一成。”

曾子城惊道:“穆老爷如此超群的厨艺怎么还不及一成。”穆老爷叹道:“先生太看得起我啦,先生想必没有过多研究厨艺,或不知世间厨学多端,诸家修为,各有所长。我能够掌握的只不过是鲁菜、浙菜、闽菜、湘菜、川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八大菜系,但这许多的菜肴太过精妙,就算掌握也不一定会用得炉火纯青。”

原来天下的饮食文化历史悠久,除了八大菜系外还有许多有影响的烹饪流派,烹饪技巧除了要色、香、味、形俱全外,还得讲究它的烹饪方式,或炒或烧或煎或炸。真正的名厨一定要考虑到食客的饮食习惯,正所谓“北甜南咸”大抵如此。

穆清扬拿了一双筷子也夹了一根火腿品尝,只觉冰冷异常,问道:“父亲,这火腿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凉了?”穆老爷奇道:“我刚拿出锅的,怎么会凉呢?”说着,也夹起一根火腿尝了一口,虽然味道仍然香甜,但温度的确变冷了,穆老爷低头思考,一直自言自语。

客厅的从仆人和曾穆二人都注视着他,忽然间,穆老爷拍了下大腿,笑道:“我就说不能多放些瓜果,我再去把这盘火腿整理下,先生稍作片刻,我马上就回来。”随即端着那盘火腿跑到厨房去了。

曾子城对着穆清扬笑道:“令尊对厨艺如此专注,真值得我学习啊。”穆清扬谦虚地回道:“大哥勤奋好学,家父不过是对饮食有所喜爱,便是日夜不眠的专研也并不嫌累,大哥所学与家父并不相同,在旁人看来,你们两个对事物的执着也是差不多的。”二人闲聊了一阵。

只听得靴声橐橐,穆老爷便又从侧房走了出来,盘中火腿并没有冒热气,显然他不是去厨房加热食物的,穆清扬问道:“父亲,您去厨房做甚么了?”穆老爷笑而不答,将一根整理过的火腿夹到儿子嘴边,穆清扬只好张口去接,嚼到嘴里。

突然间,口中味蕾接触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似真似幻,唇齿真的如同穆老爷说的那样发麻。穆老爷拍手笑道:“果然如此,我将那些凉性果蔬换成了牛肉粒,味道也就大大改变了。”曾子城夹起一根咬下去,果然与适才的味道不同,是另一种更加鲜美的感觉。

穆清扬问道:“父亲,为何你说什么果蔬肉粒,我们不是只在吃火腿吗?”曾子城接口答道:“想必是穆老爷花时间将那些配料塞进去的。”穆清扬又问:“这火腿那么细小,父亲是怎么塞的?”

穆老爷笑道:“叫你平时多练下刀工,你连动也不动,如果平时多练自然而然就会将里面的火腿肉剔去了。”穆清扬好像似懂非懂的样子,想要一口气全部问完,说道:“父亲,我从来没吃过你做这个东西,怎么刚做就有这么好的味道了,您是怎么做的啊?”

穆老爷慢条斯理地解释道:“这火腿肉我也是今天才创出来的,主要还是用川菜的做法,川菜特点便是一菜一格,百菜百味。我用这一盘火腿杂糅进了川菜的精华,所以我刚才一直问你们唇齿会不会发麻,麻而不辣就是用咱们杭州人的口味习惯了。我先用熬好的高汤将火腿灌汁来增加鲜味,再用小刀从火腿上面挖开小口,把里面的火腿肉挖尽。逐步加入毛肚粒、牛肉粒、豆腐粒等八种小菜,将火腿泡在五香汤里蒸半个时辰就好啦。”

曾子城惊叹道:“穆老爷手法步骤这是鲜少有人能匹敌,不知这盘菜名字叫做甚么?”穆老爷谦虚地说道:“从前我也自认为厨艺天下再无人匹敌,但越老越觉得自己的才能微弱,这无人匹敌的话是不敢再乱说了。至于这菜叫甚么名字,我也不会取好听的了,先生是读书人,见识学问都比我多得多,你来取个名儿罢。”曾子城推让了几句,只好说道:“这菜肴并非小生所创,但穆老爷定要让小生取名字,我也不好推却您的好意。既然是用八种小菜聚成,那便叫‘八仙聚会’罢。”

穆老爷和穆清扬齐声说妙,连几位仆人也喊出来了,穆老爷对着仆人们说道:“你们也别杵着啦,每人过来拿一根尝尝罢。”穆老爷赏下人们吃东西是经常的事,但毕竟有客人在此也不好造次,终于有一两个忍不住香味的下人用手拿起一根火腿,退到旁边吃了起来。其余的也陆陆续续拿起来吃了,满间客厅顿时弥漫着香气。盘子中的火腿本来极多,但这么一分就只剩下三四根了。

穆清扬看着盘中剩下的火腿突然想起一件事,站起来对穆老爷说道:“父亲,薇薇还没吃过这新菜呢,孩儿想拿给她尝尝鲜。”穆老爷说道:“薇薇还在待产,这些东西还是别给孕妇吃了,以免出了甚么差错。”穆清扬“是”了一声,点头赞同。

穆清扬口中的薇薇,便是她的妻子秦薇,这秦薇娘家也是杭州府有名的大户人家,与穆家门当户对,秦薇与穆清扬两人年纪相仿,第一次上门提亲就成功了。婚后小夫妻生活美满,不到半年秦薇就怀孕了,这离怀孕之时已过了将近十个月,穆老爷就请了杭州城最有名的三个稳婆住在家里,准备穆府的婴儿诞生。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