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4 章  可造之材

时间其实过的飞快,在每天的岁月里,每一个人经过的事情都是各种各样,不过就是因为这样子的不同凡响的经历,才会让人慢慢的成长起来,一样的过程不一样的经历最终变成的结果也是不同的,形形色色的人其实都是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进,当时就是因为这样的人才会在不同的过程中达到难以想象的失败的结果。其实人生对于人们来说,当然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对于那些没有目标没有期待的人们来说,对于人生这个词语,他们是没有什么任何感触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已经麻木了,而且他们对于这些追求,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吸引自己的地方。

穆老爷却并不是这样子的人,不只是因为想要有一个男丁来继承自己家的家业,他每天都会在思考和埋怨自己,为什么不在年轻的时候就赶快找一个接班人来真正传承自己的高超厨艺,穆清扬虽然出生于厨艺世家,可是对于柴米油盐来说他还是更乐意寄情于士族追求的山水书画,因此在很小的时候就无心于学习那些许许多多的梦寐以求得到厨艺大宗师的指导和帮助,既然如此的被动学习,这样的现象也不是穆老爷也可以忍受了的。

他放弃了对儿子的精心培养和教育,只是放纵任性的让他自己去挑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和方式,穆老爷虽然在性格方面,不会拘泥于小节,不过对于一脉相承的传统继承方式,他还是会有一些纠结的,毕竟在大清朝也没有人会把毕生所得的心血传给外人。可是自古以来就有收受徒弟的道理,不过那些人们不知道的是只有亲生的骨肉,才有资格继承自己全部的本事和心血。那些所谓的徒弟,不过是师傅们到老来临终的时候,实在找不到可以完全继承自己衣钵的人,而找到的替代罢了。

由于穆清扬有了自己的儿子之后,穆老爷也就是有了可以一脉相传的继承者,他无时无刻都盼着自己的孙子快一点长大,毕竟随着岁月的流逝,自己的年纪也是慢慢的变大了,穆老爷的黑发乌须也在不知不觉之中都全部变白了。其实都是为了想让他自己的孙子,可以尽快继承自己所有厨艺而操心变白的,不过成长的岁月是不可能因为自己的意念而加速变快变长的,人生的过程,都是要经过每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过,经过许许多多的社会变迁之后的穆老爷,心胸也变得开阔而明朗,并没有因为岁月的缓慢进程而着急,开朗的性格对于他自己来说还是没有任何的转移和改变,尽管他自己的发须都变成了花白颜色,可是面色红润始终都没有发生变化。

为了早日实现让孙儿穆杰成为天下第一食神的美梦,他也有过心急如焚的经历,可是现在只是冷静地渴望孙儿穆杰早日成长。原来当穆老爷要给孙儿取名字的时候犯了糊涂,一直不知道要给这个刚刚出生的孙子取一个什么好听的名字。穆清扬就跟穆老爷说了曾子城临走之时,留下一封信,里面有给未来侄儿取名字的内容。如果是个女孩就取名为“穆英”,如果是个男孩就取名为“穆杰”,尽管从来没有外人给别人取名字的习惯。殊不知穆老爷一生闯荡大江南北,对当时礼教世俗之见最是憎恨,行事说话无不离经叛道,穆老爷对读书人又是极有好感,认为曾子城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所以欣然同意将孙儿取名为穆杰。

其实由于家族地位的不同,穆杰在他一出生就有许多人的呵护,府中的每一个仆人婢女护卫都是善良纯朴的,他们不会互相欺骗,更不会为了些许琐事而麻烦欺骗自己可爱的小少命,因此穆杰从小到大都是一直居住在府中深院,他也是从来就没有受到过欺骗,因为很少到外面游玩的缘故,他几乎对世情冷暖没有任何经历。其实就是府中的人怕穆杰会在外面碰到许许多多不好的事情,因此每个人都会在第一时间里关心他是否会不会学坏,尽管每一个人都清楚穆杰做一样性格淳朴善良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学习奇怪的坏习惯,可是就是因为太宠爱这个孩子了,因此处处都要小心。

他的亲生母亲是大家闺秀会懂得一些诗经知识,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教他识文断字,他的爷爷就每天亲自给他做饭菜吃,当然是希望他可以真正地继承自己的衣钵,美食大宗师所作出来的饭菜只会让人更加喜欢美食,穆杰从小就是在这样一个很好的氛围逐渐的长大,无论如何,出于什么样子的动机,从小这样子培训教育他,都是对他的人生经历非常有用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从一出生的时候,这辈子的职业就已经被定住了,因为它注定要去继承穆家菜系的精髓,这一切的一都是源于他自己的家族给予的厚望。因此小穆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对美食界有了独特的见解,很多人都不是非常的能够理解,不过穆老爷就相对的不同了,毕竟他的血脉里也流淌着穆老爷这样子的天才的血液,这个道理就对小穆杰认为饮食颇有好感,不到五岁都能自己做些简单的面食了。

父亲穆清扬这时也已经变成了一个十足的中年人,由于在曾子城出走后所经历过的一系列冒险事情之后,他也非常想再去外地认真闯荡,以求面对突发而来的危险,自己可以独立地去认真面对这些,穆清扬为了开阔自己的视野和增长自己的见识,在道光二十一年就和陆远山外出经商,穆老爷和秦夫人秦薇并不加以阻拦,毕竟他们也都是很开明的人,为了尊重穆清扬的自己选择,也并没有去过多的产生思考。三岁时的穆杰也聪明懂事,即使是因为他并不会说出很多的理由来挽回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也依旧是不哭不闹地看着父亲坐着马车离去,当一开始的那几个月的时候,他也会有一些思念自己的父亲而去流泪嚎啕大哭,可是渐渐地,小穆杰也知道了懦弱的哭泣是无法改变现在的状况,可是他依旧不会放弃自己的意识而去改变自己的想念,小穆杰每年都会深深的期盼自己的父亲可以早日回到自己的家里。其实在每个月初,穆清扬都是会从外地寄来报平安的书信和许多从外地经商而得到赚来的银票回家,尽管穆府并不缺钱,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给。

现在的穆杰已是十岁的孩童,正是顽皮的时候,但由于爷爷十分慈祥,对自己从来都不打不骂,再加上府中的人性格都是非常的纯朴天真,自己虽然性格淳朴却也思维灵活,记性也极佳,可是毕竟对于外面世界的见识并不会比其他人更加的广阔。不过穆老爷准拟孙儿年纪稍大,就让他独自一人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来增加自己的见识,穆老爷还会把自己的厨艺美食鉴赏倾囊相授。

这日穆杰正在和几个路边孩子玩掷石子的小游戏,忽听得西湖湖畔的大道口有一个人在那里说评书,穆杰还是会饶有兴趣地慢慢和小同伴们走过去听,只见西湖柳树之下有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站在那里在说书。也就是在这里的十年前,穆杰的父亲穆清扬就是在此处与曾子城相识的,站在说书棚中的老者声音极为清脆洪亮, 不大不小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块花梨木板和一把摺扇以及一杯新沏好的热茶。

那说话人将惊堂木的木板敲了几下,大声说道:“可怜那清廉爱民的好官林大人就这么被罢免了官职,苦遭流放新疆,正所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么好的林大人只因销禁黑鸦片,就被皇帝罢了官,那些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他却不管。那贪婪至极的英吉利国用炮轰打浙江定海,皇帝就害怕极了,忙派总督琦善与英吉利国官员义律签订《穿鼻草约》,还答应了把咱们大清国的香港岛割让给英吉利国。正是:软弱无能,卖国求荣。”

在场听的百姓无不唉声叹气,自觉还有些许的可惜,毕竟浙江定海也是靠近杭州府的一个大城市,在场的百姓也全部都是爱国之万民百姓,听到了如此丧权辱国的事情之后,自然是无缘无故的都会产生愤慨之意,不过除了满腔的愤怒之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了。

那说话人续了续嗓子,说道:“皇帝也觉此事太过懦弱,就把琦善抄家革职了,派侍卫内大臣奕山为靖逆将军从各地调兵万余人奔赴广东。但事赶仓促,士兵们没来得及准备就被打败了,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大骂英吉利国,力战殉国当真英武神勇,最后清兵溃退失败,奕山又签订了一个丧权辱国的《广州和约》。”

百姓们有的流泪有的咒骂,流泪者都是为了关天培这样子的大英雄大豪杰的牺牲而感到惋惜,咒骂的都是为了道光皇帝被迫签订的丧权辱国的条约而感到愤慨。

那说话人喝了口茶,似乎变了一个轻松的口气说道:“英军驻守在广州各个炮台,常常四处骚扰,抢掠烧杀,无恶不作,在广州城附近有个叫三元里的村子。英军经常来那里捣乱百姓都恨透了他们,三元里村民韦绍光的妻子李喜就遇到十几个英兵,那些兵想占她便宜,恰好被他丈夫瞧见。韦绍光会些武艺,招呼了十几个庄稼汉拿着锄头就打跑他们了。第二天,三元里周围一百零三乡的民众在牛栏岗集合围歼进扑的英军,把驻扎在那里的英军全部赶跑。”

众人听了无不拍手叫好,人群中一个小孩大声说道:“我们也要去打那些洋鬼子!”众百姓心中虽然也想如此,但力量毕竟不大,也就没有人答应他了,那个小孩正是穆杰。穆杰听了鸦片战争和三元里抗英的故事后,义愤填膺,心中豪气万分。穆杰看见众百姓没一个人响应他,自讨没趣,也就悻悻然地走回家了。

穆杰回到家中,穆老爷看他的孙儿低头苦恼的样子,好奇地问道:“阿杰,怎么啦,是有人欺负你了吗?”穆杰摇头说道:“爷爷,为什么那些洋人欺负咱们,咱们却不团结在一起反抗?”当下就把自己刚才在西湖湖畔的书棚所听所想都一股脑儿全都说了出来。穆老爷大惊,心想这个孙子年纪不大,所思所悟却如同大人一般,有时候大人也不一定会和他想的一样深远。

穆老爷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你想的并不是全对,鬼子汉奸自然是有的,但如林则徐林大人那样的英雄也是比比皆是。英夷欺负咱们,咱们要五个指头握成拳头才有劲儿,就像三元里的那些英雄一样,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甚么训练,但许许多多的百姓就能赶走欺负咱们的人。”穆杰听了点头赞同,心中豁然开朗。

穆杰再问:“那爷爷,甚么时候咱们可以握成拳头赶跑他们呢?”穆老爷楞了一下,这个问题他好像想过,但从来没有解答过,于是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个爷爷也不知道,也许很快,也许很慢,如果有一个手腕掌控着五根手指的时候,那便有一个拳头了,可是那个手腕在哪里,谁也说不出来。”穆杰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就跟着点了点头。

窗外暖风吹过,穆老爷拉着穆杰说道:“走罢,到厨房去继续做菜,今天还是学做浙菜。”穆杰对做菜也是颇为有兴趣,只要是美食,他都要尝上一口欲探究竟,他小小的年纪学东西极快,现在基本的刀工、烹饪、美食鉴赏的能力都已经掌握的十分牢固了,外面厨师可能要学十几年的功夫才能学到这些,但穆老爷并不满足,甚至还嫌孙儿掌握得太慢。虽然他嘴上从来不说,但穆杰还是能够从爷爷的言行中感受得到。

要知道,穆老爷是美食界难得的奇才,从小不喜文不好武,单单痴迷于厨艺的研究,更有甚者传说他能够三天三夜不合眼睡觉而且做菜,所以外界都送他一个“厨痴”的称号,他一开始并不知晓,但后来越来越多人这么叫他,他也只是淡淡一笑而过。若不是他如此热衷于美食研究,那也不会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自称厨技天下无敌手了。

穆杰与穆老爷一同来到后院厨房,那间厨房不大不小,周围空无一人,各种食材摆放得整整齐齐。原来,穆老爷痴迷于厨艺美食,当初造院子的时候自己让工匠建造了两个厨房,一个是另派厨师做给家人们吃的,另一个就是方便自己单独研究美食的地方。常常各个厨师们都能在他那间屋子里闻到香味,但穆老爷严令禁止了所有人不得入内,就来厨房的整理清洁也都是穆老爷自己动手的。

只见穆老爷从墙上拿出一块牛的里脊肉,从中间打开成两半,用一把自己时常使用的金刀顶着手均匀地切成薄薄的肉片。从角落拿出一把淡绿的如茄子一般的食材,也同样切成了一片片的样子。将那牛柳洗得干净之后,就开始调料酒,再打了一个鸡蛋和一小把的淀粉,貌似不用力地抓均腌制了一小会儿的工夫。拿出锅,从缸中舀一小瓢豆油倒入锅中少许,只见锅里有一股青烟冒出时,穆老爷就慢条斯理地把腌制好的牛柳倒进锅中,待肉柳微卷时,就捞出来盛在盘子里。

用热的余油,温汆一下切好的杭椒,捞出杭椒放在牛柳上,控制油温准备一会儿再用。

穆老爷再倒少许的豆油进入锅中,倒下葱姜蒜使得爆香以后就放调好的料酒,渐渐地炒出了鲜味,又加了些白糖,把佐料一股脑儿地都倒在盘子里,整间厨房马上就飘逸着一股肉香。穆杰站在一旁看着,发现爷爷的右手伸向自己旁边,穆杰常常来这厨房看爷爷做菜,对食材放在哪里极为熟悉。

穆杰暗暗思考着这盘菜,感觉如果有汤汁加入就不仅更加鲜美,颜色也更加光艳。穆杰在桌子上拿出装鸡汤汁的小碗递给穆老爷,穆老爷看着孙儿拿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禁一怔,很快会心一笑,向孙儿点了点头便是赞同。

穆杰看爷爷似乎许可自己倒鸡汤汁,所以小心翼翼的将鸡汤汁倒入盘中,穆老爷拿了一双筷子夹了一小条牛柳,放入嘴中品尝,以他美食大家的身份吃这道由孙子在最后程序收工的菜。只觉满嘴鲜美,绝非寻常牛肉,每咀嚼一下,便有一次不同滋味,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诸味纷呈,变幻多端,直如大师厨技之层出不穷,人所莫测

穆老爷大叫:“了不起!”原来,这鸡汤汁不仅仅增加鲜美,而且倒入的量完全恰好,这是穆老爷从来没有教过穆杰的。看来是穆杰是看着自己做菜的手法,自己领悟的,这种天赋连穆老爷自己也从来没有。穆老爷觉得孙儿是一个可造之材,只要假以时日,经过自己的调教训练,穆杰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