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5 章  广州梅府

道光二十八年初春之时,暖风柔情蜜意地吹拂着,春雨淅淅沥沥地洒落着。江南,这片浸着血渍,被战争的残酷与恐怖惊吓得昏厥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土地,渐渐苏醒了。青青的草芽,顽强、倔强地从坚硬的土层里探出头,心有余悸地窥视着身边杂沓的马蹄印和车辙。

呢喃的燕子衔着泥珠在空中盘旋、俯视,久久无处可落。地面上,破败的村落里,到处是残垣断壁、废墟瓦砾和烧焦的树干,再也找不到往年筑巢的屋檐。

显然,这片土地上经历过一场战争的生死浩劫......

满天晚霞血红,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从南向北急驰而去,车上坐着三个人。一个是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头戴黑色漆纱笼冠,身穿紫色直裾襜褕袍,绣着花边的鸡心领口,露出白色的绢掸衣。一张白皙、毫无表情的圆脸,显得深沉而倔强,他微闭双目,随着车子的颠簸,身子不停地摇晃着,此人便是年纪已到中年的穆清扬。

坐在穆清扬身旁两个年纪较小的,便是他的侄儿侄女,也就是陆远山的两个儿女。原来陆远山十年前与穆清扬到广州府经商,本是独身一人,轻松自在,但一次偶然的机会,面对着广州府富豪梅老爷的千金梅瑛时,他便心动了。那时候的穆清扬与陆远山是刚来广州府,人脉财力都极为有限,二人本想在此发展一番大事业,以便回家光宗辉祖。

陆远山本是杭州府的大户人家公子,家产房契令许多人望而生叹,羡慕不已。广州府也是清朝数一数二的大城市,陆远山即使家财万贯也不一定会受梅老爷和梅家千金的欢喜,因此整日愁眉苦脸。穆清扬问及了原由,听罢便哈哈大笑,说道:“我当是甚么大事哩,原来只是儿女情长,三弟为何不问问二哥我呢,为兄如今也是娶妻生子之人了,所得经验必是比你多得多。”

陆远山听罢,舒心一展,抱拳说道:“二哥若有甚么良策,还望说给兄弟听听,二哥若能促成这段姻缘,小弟今生后世都受二哥驱使,绝无戏言。”穆清扬笑道:“大哥当初临走时就嘱咐我兄弟二人日后应相互扶持帮助,即使你不说我也定会为你办妥此事。”

于是,穆清扬探头靠近陆远山耳旁,小声说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陆远山听一句就点一次头,心中既是欢喜又是担忧。待穆清扬说完计策后,陆远山问道:“二哥,倘若梅家老爷和梅姑娘知道我是在使计和他们交往,那该怎么办?”穆清扬反问道:“你是不是杭州府陆老爷之子?你会不会厨艺?你长得是不是仪表堂堂?”

穆清扬问一句话,陆远山就点一次头,表示赞同确认,当听到最后一句时脸羞得立刻红了。陆远山如释重负地说道:“按二哥如此良策,小弟定能与梅姑娘结为良理。”穆清扬笑而不答,转身去准备事项,陆远山也立即写封家书递给父亲。

第二天早晨的广州府刚从黑夜中苏醒过来,大街小巷马上就知道了有一位杭州府富豪陆家公子来到此地。许多人虽然没有见过那陆家公子长得怎么样,但每人都相互传说这位公子家识渊博,风度翩翩,是个难得的美男子,更有甚者都己有了他的许多逸事闲趣给人们作为饭后谈资。

每人都说他厨艺惊人,受过名师指点过。那广粤之地开化之时并不长久,但其饮食文化早已沉淀了十分浓厚的岁月,尤其是商贾富豪之家更喜爱美食,对擅于厨技烹饪之人极为看重。人人传说陆远山厨艺精湛,一时之间,果然有许多大户人家纷纷邀请他到府中聚会,其中就有梅府的邀请。

原来,穆清扬与陆远山商量的就是如何让梅老爷注意到自己,昨天晚上的穆清扬花了许多银票拉拢些许的无业游民、小摊小贩制造舆论,使陆远山的名气很快就知名于大街小巷之中。那些商贾富豪也都是通过手下的人也了解到这个人,广粤之人极其好客,当听到他相貌俊美、厨艺高超之时便邀请其聚会相见。

陆远山从小虽对美食厨艺并不感兴趣,但陆老爷也是杭州府远近闻名的美食大师,为了能够传承自己的衣钵,陆老爷在陆远山很小之时就对他加以点拨培养。旁人若受陆老爷指点个一招半式的菜谱刀法,终身都受益不浅,更何况从小就受其言传身授的陆远山。

因此陆远山的厨艺也已到了高超精湛的地步,比之一般人就厉害得使人难以超越,假如遇到一个常年训练的厨艺高手也能比试十几招。不过陆远山对厨艺毫不在意,对父亲的教诲机会也毫不珍惜,所以很难成为一个大宗师。

即便如此,陆远山的厨艺在那些富商大贾的眼里也已经是高手大师了,穆清扬努力去买通梅府的下人厨师,探听梅老爷梅夫人和梅家千金的爱好和饮食口味。幸好他们没有十分难以琢磨的地方,陆远山很快就准备好了他们一家所喜爱的东西,果然得到了他们的欢心。

连续一个月的时间里,陆远山几乎天天都去梅府拜访,梅老爷与梅夫人也甚是喜欢这个厨艺人品俱佳的年轻人。陆远山瞧准了时机,便趁机向梅老爷提出了结亲的请求,其实这些时日,梅老爷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意,但也很是认可他。不过还没来得及思考和派人调查陆远山的家庭情况,只好委婉地推却了这事,陆远山也认为自己过于心急了,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梅老爷回到后院将提亲之事讲给梅夫人听,梅夫人沉吟了许久,缓缓说道:“老爷,这事太过于突然,我还是和瑛儿商量一下再说,如果她自己不同意的话也不能用强,倘若她同意的话...”说到这里,梅夫人只是笑而不答。梅老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于是两人一齐走到女儿卧房询问个究竟。

只见梅瑛一人坐在书桌之前,拿着一幅丹青看着入神。梅老爷轻手轻脚地来到女儿身后,探头看见那幅丹青似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而画中公子的眉眼神情像极了陆远山。梅老爷虽然觉得女儿做事有些不大好,但又想到女儿身居深闺之中,己是情窦出开的年纪,看见陆远山这般知书达理的男子,难免会心之所向。

梅老爷故意咳嗽了一声,引起梅瑛的注意,梅瑛这时已完全沉迷于丹青之中,忽听父亲的一声咳嗽吓了一跳,着急忙慌地将丹青藏在身后,将脸转过来,说道:“爹,你怎么来啦,也不敲敲门,吓了女儿一跳。”正说间,梅瑛的余光看见了母亲也站在身旁,撒娇般地将身子靠在梅夫人肩上,娇滴滴地说道:“娘,你来了也不和瑛儿说一声。”

梅夫人怜爱地整理了一下梅瑛的头发,将陆远山提亲之事从头至尾都告诉了梅瑛,并想询求女儿的意见。梅瑛朝思暮想的人突然来向自己提亲,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但也十分愿意相信这个事情,脸颊立刻羞得通红。梅夫人看着女儿这个神情,心中也已明白了七八分,又想到了当年自己做姑娘的时候,叹道:“瑛儿,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咱们就退了这门亲事,咱们梅府家大业大,找个比那陆公子好的也是有许多。”

梅瑛的脸又红上了一层,既想摇头否认,又不愿意说自己不想成亲,想了一会儿,只好缓缓说道:“女儿全凭爹娘作主。”梅老爷看着这情况,不禁叹道:“闺女大了终究还是要嫁给别人去了。”梅瑛又安慰了父母几句,一家人闲聊了一上午,准备答应这门亲事。

第二日下午时分,陆远山忙完手头生意上的事后,就又到梅家拜访了,这次他似乎忘记了昨日提亲之事,一直都在和梅老爷谈论杭州府的风土人情。梅老爷沉不住气,忙问道:“你昨日向我提亲可是真心实意?”陆远山愣了一下,回道:“小侄不知天高地厚,冒昧就向梅老爷说这些儿女情长之事,还望勿怪。”

梅老爷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以为自己是在责怪,想到此处哈哈大笑,说道:“如果我答应把女儿嫁给你呢?”陆远山听了不知真假,只觉天旋地转,脑中一片空白,急忙起身跪倒在梅老爷面前,举掌发誓道:“我陆远山对梅姑娘一往情深,若梅老爷将爱女许配给我,陆远山永不辜负梅姑娘,如有违背此言,只管我身遭天雷轰顶之灾。”说罢,便用一种决然肯定的眼神望着梅老爷。

梅老爷尽管经历了许多事情,但是看见有人这么有桓心真情,倒也被感动了。于是慢慢扶起陆远山,笑道:“你这么待我女儿,很好,下月是个黄道吉日,你就把父母接来广州府商议一下婚宴的流程吧。”陆远山又喜又忧,不禁皱了皱眉头。梅老爷又说道:“按常理而言,一般是要女方亲自到男方家商量的,但我梅府也算是这广州城屈指可数的大户人家,不管你在杭州家业如何。既然是你来提亲,这婚礼就要在这办。”

陆远山摇了摇头,说道:“梅老爷不要误会,我所担心的是我父亲可能没有办法请过来。”梅老爷大感惊奇,忙问道:“这是为何?”陆远山回道:“我父亲不喜欢受人束缚,平生逍遥自在,经常游历四方,旁人都是无法联系到他的行踪。早在一个月之前,我就写了封家书到杭州府,但回信是我母亲写的,说了父亲数日以前已云游在外。因此我担心婚礼举行之时,我家长辈可能无法来齐。”

梅老爷听完后微微一笑,说道:“陆老爷是个美食大宗师,自然要游历各地不受束缚牵挂,那么请你母亲来此也是一样的。”陆远山心中大喜,说道:“多谢梅老爷成全。”梅老爷问道:“你叫我甚么?”陆远山觉得自己已被认可,随即笑道:“多谢岳父大人成全。”二人相视大笑。

一月之后的广州府春光无限,明媚照人,梅府上下欢天喜地,张灯结彩。许多各方各地的亲朋好友纷纷赶来贺喜,见证陆远山和梅瑛的婚事,梅老爷、陆远山、陆夫人穿着喜服站在门前感谢欢迎到场宾客。梅夫人在后院帮忙打扮即将出嫁女儿,不舍而欢喜地准备着。

陆远山与梅瑛都同意居住广州府相伴梅老爷和梅夫人,一开始陆夫人不太愿意,但想着儿子的姻缘,也就点头答应了,并想让儿子每年回杭州府看望自己,陆夫人逗留了多日之后,也就和仆人们回去了。陆远山与梅瑛结亲不久就发现妻子怀孕了,大喜之下又急忙通知远在杭州府的母亲和二哥穆清扬。

数月之后的梅瑛就因早产诞下了一对龙凤胎,先出来的男娃被梅老爷取名为陆毅,后出来的女娃被梅夫人取名为陆芊。穆清扬与陆远山这些时日,早已在广州城混得风生水起了,二人生意越发兴隆旺盛,名下酒馆米店就有十几家之多。在如此少的时间就置办这许多产业,不仅是他们资金充足,而且表现了他们的商业头脑,令人羡慕不己。

他们在广州府的产业越来越多,渐渐地就产生了思乡之情,穆清扬想念自己的父亲妻儿,心中急切之情难以言表。于是终日愁眉苦脸,哀声叹气,陆远山见兄长如此,忙问道:“二哥,怎么了?”穆清扬将心中所想都告诉了他,并询求他的意见。

陆远山叹道:“这么算来,你我二人己离家近十年之久啦,我在广州城有妻儿相伴,可是二哥每年都没回去过。这里的生意不能没有看管,二哥就带着毅儿、芊儿到杭州府去呆上几个月,好好陪着嫂子。”穆清扬感激地看着陆远山,二人商量交付了许些生意上的事项并答应每十日来往一次书信。

穆清扬准备了一些银票和干粮,雇了一辆较好的马车,与陆家两个孩子齐赴杭州府。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