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6 章  陆家兄妹

离开广州城,踏上江南的土地,穆清扬和陆家兄妹虽然心中感到轻松愉悦,但长途跋涉,一路颠簸也使他们显得精疲力尽,困顿不堪。

陆芊从车窗里探出头,望着车外逐渐向后移动的景色一片寂静、荒凉,感到无聊,便将身子从车窗缩回,看了看坐在身旁的陆毅,见他虽然学着穆伯父闭着眼睛,眼睑却不时轻轻抖动,陆芊知他并未睡着,便轻轻问了一句:“哥哥,你又在想甚么?”

陆毅虽然与陆芊是同一天出生,但他经常要比妹妹更加成熟稳重得多,陆毅没吱声,也没睁开眼睛。陆芊停了一会儿,愈发觉得无聊,便将身子靠在车背上,也学着穆伯父和陆毅闭上眼睛。

天色渐晚,马车夫不断地催促着黄马向前奔驰,车子在凹凸不平的土道上颠簸着。微闭双目的穆清扬皱着眉头,双颊不停地抽动着,急切不安的思乡之情象一团麻絮搅得他心绪焦躁、烦乱。突然间,车身猛地一阵剧烈的颠簸,他的思绪全被打断。

等到马车刚刚趋于平稳时,穆清扬感到一阵轻松,似乎颠簸帮助他把思绪从一团乱麻的缠绕中挣脱出来。穆清扬感到心彻空明,好象找到了一把钥匙,他的脸庞显得比刚才舒展许多。平静了一会儿之后,他开始从记忆中搜索着十年之前离开杭州府时留下深刻印象的事。

想到自己的孩儿穆杰早己变成了十岁的少年时,穆清扬的心一阵宽慰与惊叹。马车夫忽然弯着身子向坐在车厢里的穆清扬问道:“老爷,天色已晚,我们是否还往前进?”穆清扬睁开眼睛从车窗里探出身,望了望天色,估摸着自己一行人的行程大概也进了江西省境界。

陆芊早就睁开眼了,她坐在一旁说道:“穆伯伯,天黑了也不太好让马儿跑路,我们就随便在前面找个客栈住下罢。”穆清扬没有理她,指着远处的一座城墙,对着马车夫问道:“前边是个甚么地界?”马车夫望了望远处,回道:“老爷,前边就是南昌府啦。”

陆毅顿时显得活跃起来,问道:“穆伯伯,那这里是不是有三大名楼之一的滕王阁啦?”穆清扬微笑着点头,陆芊感到奇怪,忙问道:“哥哥,你来过南昌府么?”陆毅回道:“我当然没来过,你平时不喜欢读书自然不知此处的名胜了。”陆芊讨了个没趣,又闭上眼自觉不再言语了。

马车驰进城去,准备找个客栈休息一夜,整日颠簸早已疲惫不堪,准备的干粮也剩下不多,马夫便与店伙计把马系在客栈后院的马桩之上吃草,自行进店入座,要了一碗面条大口吃了起来。穆清扬便叫店伙计准备出一间屋子,并点了些许饭菜让他送入客房,带着陆家兄妹先进屋整理一下包裹行李。

不一会儿的工夫,店伙计就把饭菜送进来了,穆清扬胃口奇佳,吃了几盘的牛肉面饼准备休息。突然发现陆家兄妹正瞧着他,穆清扬觉得奇怪,问道:“你们肚子不饿么,还是这些饭菜不合你们的胃口?”原来陆家兄妹从小就娇生惯养,从未与父亲或伯父出过远门,梅老爷喜爱美食佳肴,府中的厨师都是从各地聘请过来的,陆家兄妹一直吃着山珍海味,对这些普通食物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穆清扬常年奔波经商,早己对这些东西习惯了,但看着两个孩子的神情,也多少明白了一些。

于是转头向店小二唤道:“快拿上好的菜来。”店小二听他吩咐如此,又看他穿着华贵,自然不敢轻视,忙走上前问道:“不知大爷想要些甚么菜?”不等穆清扬回答,陆芊就抢着说道:“这个小客店,好吃的东西谅你们也弄不出来,咱们先吃些果子,干果来四样的荔枝、银杏、桂圆、蒸枣,鲜果就拣些时令新鲜的,再来几包蜜饯。”店小二吓了一跳,不料年纪这么小的丫头竟口出大言,冷笑道:“姑娘要这么多的果子,吃得完么?”

陆毅缓缓说道:“这个有没有新鲜的鱼虾下饭,如果有的话,就来些热菜罢。”店小二问道:“小爷爱吃些甚么?”陆毅回道:“我只拣你们这儿做得出的来点,名贵点儿的菜肴咱们也就免了,我不说清楚定是不成,那就各上一盘四月望星、莲花血鸭、藜蒿炒腊肉罢。”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合不起来,他说得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等陆毅说完,毕恭毕敬地说道:“几位客官,这几样菜的价钱可不小啊,单是这四月望星,就是咱们江西的名菜之首,且不说食材要许多种,小店的厨子也实在没有办法做得出来。”

陆芊眉头一蹩抢着说道:“你以为我们吃不起这些吗?”店小二显得尴尬,忙解释道:“姑娘别误会,实在是几位的眼光太高了,咱只是一个小客栈,没有大酒馆那样的好厨师,请恕罪。”穆清扬一开始以为两个富家出身的小孩子要求难免会比常人高些,又想到自己小时候的习性也与他们一般,但越到后来就感觉不象话了,他们竟然让这样的客店去做赣菜名肴,愈发忍不住,缓缓对着店小二说道:“店伴,别听小孩子的,他们嘴刁得很,只要三样下饭的菜也就差不多了。”

陆芊忙接口说道:“再配两样点心。”店小二不敢再问菜名,只怕他们点出来的菜在外头也采办不到,当下就吩咐了厨子拣最上等的选配。不一会儿的工夫,果子蜜饯等物逐一送上桌来,陆芊每样都尝了一小口,忽然叫店小二过来,叱道:“这些东西都坏了,也能拿出来卖钱?”于是命他把这些果子蜜钱全都撤下去倒掉,再去派人重买。店小二暗自称奇,既然有生意,自然一一照办。

掌柜的听了这话,立即上楼来,陪笑道:“姑娘实在对不起,小店没这些东西,只好派人到外头去采办,现在是夜市,没甚么新鲜的果子。”穆清扬挥挥手让他们出去,对陆家兄妹说道:“当初你们的爹爹托我带着你们出门见识见识这外面的世界,谁料你们是这般的娇生惯养,这小小的客栈上哪里去做许多美食佳肴?你们不能一味地只顾自己不管他人,尤其是芊芊,一个姑娘家的就得象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我不要求你象你母亲一般,但至少也得学学你哥哥的礼节。如果再这般无理取闹的话,我就托人把你送回广州府去。”

陆芊又讨了个没趣,但天性活泼好动的她并不着恼,反而撒娇般地投入穆伯父的怀里,娇滴滴地说道:“穆伯伯别生气啦,我保证再也不让你生气了。”穆清扬轻轻地挣开了她,说道:“咱们说了这许久,饭菜都冷了。”陆毅被教训了一番,虽然主要是说妹妹的事,但自己也挑剔过这里的饭菜,向来好强的陆毅,心里有一股难以表达的情感,于是回道:“冷菜也好吃。”

陆芊摇了摇头,穆清扬问道:“你又想干甚么?”陆芊嘻嘻一笑,正准备说句俏皮话逗大家,突见穆清扬脸上犹如罩了一层严霜,两道目光犹如闪电般击射而来,陆芊心中一惊,登时把一句准备开玩皮的俏皮话吞进了肚里,默然不语。

此时房门被轻轻敲了几声,门外有人说道:“三位客官,饭菜弄好啦。”陆毅起身去开门,门缝处刹那间香气四散,穆清扬闻到后觉得这香味有点古怪,甚至有些邪门,这可能都比当年父亲做给自己吃的佳肴还香。陆芊伸长了脖子,不住向店小二手中木盘里的饭菜探头探脑地张望。店小二见她一副心痒难搔、迫不及待想品尝的模样与适才蛮横无理的神情不同,不自禁地暗暗好笑,但这菜就放在自己面前,幸亏自制力还好,要不然自己差点就先尝一口了。

店小二笑嘻嘻地托了一只木盘进层,轻轻将木盘放在桌上,盘中有一个酒壶和一只酒杯,三碗香喷喷的白米饭,另有一大碗菜肴。陆芊这时只觉得甜香扑鼻而来,难以言表的舒服受用,见那碗菜肴只是七八块较大的豆腐拼凑而成,不过香气浓郁了些,尚不见有何奇异之处,陆芊靠近些嗅了两嗅,问道:“这菜香得古怪,是叫甚么名字?”

店小二笑着答道:“这也就是咱们江西省才有的豆腐了,并没有甚么菜名,三位客官快快趁热吃了罢,这壶清酒是掌柜的托我送给三位客官,表示刚才的歉意。”穆清扬取过木盘上的酒壶,稍微倒过一些在杯中,房间中顿时酒香四溢,菜香与酒香杂糅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穆清扬等三人与店小二仿佛置身于天境。

店小二将木盘中的饭菜都端出来,摆在了桌上,笑道:“三位客官快尝尝这味道怎样?”陆芊不会饮酒,自然不知那酒的珍贵。本来看着碗中豆腐摆成一圈小围墙好看得紧,有点不舍得吃,但听店小二这么一讲,哪里还等他说第二句,抓起一双木筷就夹了块豆腐送入嘴里。这豆腐外表十分寻常,陆芊在嘴中仔细辨别味道,“啊”的叫了一声,再吃了一块豆腐,奇道:“咦?这豆腐真是希奇古怪。”

穆清扬看了她的神情,心中早己大感奇怪,自己也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豆腐送入口中。突然间,豆腐之甜、虾仁之鲜、烤肉之香统统在满嘴回荡,每咬一口都会有不同的味道,穆清扬闭了眼睛,在口中慢慢品尝辨识味道。豆腐内部已经被小刀剜出,另行嵌了别的东西,却一直尝不出里面到底有甚么。穆清扬只感觉嘴中油腻清香,入口即化,不禁对店小二问道:“这碗菜是哪位师傅做的,可以请上楼相见么?”

店小二答道:“掌柜的只告诉我,让三位客官用过餐后早些休息,明日自然会有人与你们相会。”穆清扬也不太想让这店伙计为难,就住口不说了,转过身一看,陆毅与陆芊不住口地吃那碗豆腐,连白米饭也来不及吃,两人哪里有半分空暇听他与店小二的对话。

直到大碗中的豆腐只剩下一块时,陆毅和陆芊同时停筷住口,齐声说道:“穆伯伯,你吃罢。”他们虽然年幼贪食,但从小的礼节教养也保持的很好,穆清扬微微一笑,说道:“刚才我已经吃面饼饱了,也尝过一块了,剩下的你们自己分了罢。”陆毅本想再推托几句,只见妹妹已开始动筷,也不再客气了。

等他们全部吃完后,店小二笑着上前收拾碗筷,良久方妥。店小二说道:“三位客官早些歇息罢,明日会有人准备好热水清洗。”说完,就退出关好门离去了。陆家兄妹吃饱后倒头便睡,穆清扬帮他们整理好被子,思虑着这菜好象似曾相识过,想了一会儿,毫无头绪,也径自去休息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