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7 章  客栈美食

黎明时分,在东方天边的薄雾透出一丝微红,南昌府的街上传来一阵“当当”的晨钟声,穆清扬舒展了一下,发现清晨的曙光已经照在窗纸上。时近辰时,天气比往日显得清新、温柔、宜人,大街小巷沐浴着明媚的阳光,依山傍水而建的城区显得分外清晰。

此刻的行人渐渐增多了,穆清扬推开窗户打算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楼下慢慢升腾着一股香气,这香味与昨日虽大不相同,却另有一番令人痴迷的感觉。陆家兄妹也被这股奇香给催醒了,穆清扬暗自思忖着:“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客栈,怎会有比大酒馆的饭菜还香...”

正在思考着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两声,陆毅揉了揉眼睛,急忙下床去开门,店小二手上端着一大木桶的热水和铜盆,肩上挑着一条毛巾,笑道:“三位客官起得真早,小人已准备好了洗脸漱口的物事,请用完后下楼吃早餐。”说完就和昨日一般,退房关门后就下楼了。陆芊昏昏沉沉地说道:“穆伯伯,这里的东西还是不要乱用为妙,箱里有洗漱的东西可以用。”穆清扬点了点头,走到床前找出自己的毛巾,先清洗整理了一番,陆家兄妹也先后洗漱完毕,三人一齐下楼去食用早餐。

只见楼下一个圆木桌挤满了人,陆芊皱了皱眉头,欲转身回屋,却已闻到了厨房内许多碗的菜肴散发出来的香味,天性贪食的她也顾不上许多了,急忙找了空位钻将进去,边钻边挤搡着别的客人,嘴上仍不慌不忙地说着:“麻烦你让让,往那边靠一靠。”

穆清杨与陆毅二人也分别找了一个空位坐定,三四名店小二将瓷碗木筷每人给分过去。店小二端了碗肉菜放在圆桌正中间,其中一位食客闻着香味,早已忍耐不住要尝上一口。伸筷夹了两条鸡柳条送入口中,只觉香脆无比,绝非寻常鸡肉,这碗炸鸡柳马上就被众人吃光了。

其实大家都非常喜欢那一盘鸡肉,不过好的东西毕竟也没有那么多,尤其是像美食佳肴一般的好菜,在一家小小的客栈里,居然能品尝得到这样美味的早餐,这是无法想象或是用幸运来勉强掩饰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是天生的食客,通过不同的阅历,有的人就变成了美食家,可是尽管会有这些不一样的经过,当他们面对这一盘鸡肉的时候,喜悦之情是可以很容易想象得到的。

陆芊虽然说是广州府的大家闺秀,可是从小就非常地洒脱自然,更有甚者会猜想陆芊不象梅夫人或者是陆远山,毕竟他们两个的性格都比较儒雅,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是翩翩公子,然而陆芊却有着放荡不羁的性格。这个倒是会让许许多多的人产生了怀疑,在广州府的大街小巷都会有一些流言蜚语,说是这个女孩子根本就不是梅夫人与陆远山的一脉相承亲生骨肉,因为她的性格和模样都跟他们不太相似一样,可是又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个女孩子只是年龄小的问题而导致眉眼未开,等到豆蔻年华之后,说不定她也会变成一个和梅夫人一样的大美人。

尽管是这样种种原因,此时此刻的陆芊倒是有满腔的怒火难以抒发出来,这样一盘难得又美味的炸鸡肉是陆芊在广州府从来都没有吃过的东西,没想到就被这么多人两三筷子的抢没了,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对着许多的大人她并没有感到几分胆怯,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其实就是这个道理。她在自己家中从来都是被自己的外祖父母当作掌上明珠一般的看待,居然还会有人不照顾她有没有吃饱而先去动筷子夹菜,不过陆芊自己也是非常明白,这个是一个客栈里面的人也基本都不认识她,那么就没有先把好吃的美味让给她先品尝的道理了,通过种种般思考和冷静,陆芊也只好耐住自己的性子,等待第二盘的到来。

店小二又端了碗菜肴放在圆桌中间,第二碗菜却是雪白的浓汤中漂浮着数十粒淡黄的干贝肉,又漂着五六片碧绿的草叶,底下衬着一大块灰褐色的肉团和几小块猪排骨,白黄绿灰四色相映,光彩夺目,汤中泛出粽叶的清香,想来这碗浓汤是以粽叶熬配成的了。陆芊刚才只吃了一口炸鸡柳就没了,心中惋惜不己,看着浓汤底下的肉团,急忙拿起匙羹舀了几粒干贝肉和小块的肉团放进口中,细细品尝之下,“咦”了一声,感觉到了鱼虾猪牛兔羊等六种不同肉质纷纷直达味蕾,原来这大肉团是由许多不同的精肉混合杂揉在一起的。穆清扬也喝了一口鲜汤,闭了眼辨别滋味,心想:“这碗浓汤竟要这么费事,也亏做菜的厨师如果细心了,肉只六种,但鱼虾混咬是一般滋味,猪牛同嚼又是一般滋味,共有数般变化当真了不起。”

直到大碗中的浓汤只剩下十之一二时,店小二再端了碗菜肴放在圆桌当中,只见碗里面是一堆花白的雪丝卷,陆芊曾在广州府的亲戚家吃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尝过这个食物了,她大声欢呼,双手左上右落,右升左降,抓了四块雪丝卷流水价般地送入口中,一面大吃大嚼,一面对周围的食客称妙,只是唇边、齿间、舌上、喉头皆是食物,众人哪听得这个小姑娘在说些甚么。吃到后来,雪丝卷都己一块不剩,这才发现穆伯父还未吃过,她心中有些歉仄,说道:“穆伯伯,下一碗菜的滋味肯定不坏。”愈说下去,愈感觉实在有些不好意思,随口加上一句:“说不准比这雪丝卷还好吃。”

其中一名河北口音的汉子抹了抹油嘴,说道:“这些菜当真不赖,咱十年前在京城闻到的香味与这些差不多,可惜那京城美食只有朝廷大官才能尝到,不过今儿个咱也在这小店撞见了佳肴。”另一个江浙口音的书生笑道:“你这浑人怎会在京城闻到与这些菜相同的香味,想必是梦中闻的罢。”

那河北口音的汉子回道:“你这儒生自然不知北京城是卧虎藏龙之地,那儿里的厨师有高人宗师自然许多,咱行事荒唐得很,但从来不说诳语。”江浙口音的书生又笑道:“你这话倒也有理,不过京城怎会有人做菜弄得如这些一般香。”

那河北口音的汉子略有得意之神情,说道:“那是十年才一届的食神大会,咱这些日子就是要先到京城去找活做,过三个月后就又是食神大会了。”一个广粤口音的客商问道:“这食神大会我好像听人说起过,那是天下会厨艺的高手大师都要去的。”

穆清扬听了这客商的话,脸色忽然一变,心想:“我父亲也是个厨艺宗师,他却没有去过甚么食神大会,就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为了给自己的父亲证明身份,他插嘴说道:“这位大哥说得也并不全对,这食神大会就算是个天下厨学聚集之所,那也不一定会有其他厨艺高人去参加的。”

那广粤口音的客商答道:“仁兄见解独特,不过我听说上一届食神大会的头冠是一位厨艺异常高超的大师,此人好像姓温,他做出的菜肴堪比一绝,据说能在一天的工夫里做完整桌的满汉全席。”穆清扬奇道:“怎会有如此高人,想必应是江湖传闻罢,这满汉全席可是宫廷御膳,先不论一个不是御厨之人就会做此宴,单单一个人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做出来。”其余人皆摇头表示不知。

陆芊最喜热闹,听着京城食神大会上有如此奇人,想必定有更多更好的美食,心里如何不兴奋。她捬掌笑道:“穆伯伯,咱们今年就一齐去京城玩玩罢。”穆清扬笑而不答,众人又一言一语地聊开来了。正说间,只见厨房门口方向走出来一个身着厨师袍的中年男子,穆清扬见他背厚膀宽,躯体壮健,想必就是做这些美食之人了。

众人待要询问那厨子是如何做出这些菜肴时,那厨子走到穆清扬面前抱拳行礼,问道:“请教先生可是姓穆?”穆清扬先是一愣,不知这素不相识之人为何知道他的姓氏,随后抱拳回礼,答道:“在下贱字清扬,请先生直斥名字就是。”那厨子说道:“这哪里敢当,穆先生请随我去见一位人罢。”

穆清扬茫然不解,待要相问是何人之时,却见那厨子转身离去,穆清扬急忙离桌相随,陆家兄妹也赶忙紧紧跟在他身后。四人一前一后地离开客栈,穆清扬与陆家兄妹跟随在那厨子之后,那厨子一直向北面行走。穆清扬问道:“不知先生要带在下去见何人?”那厨子回道:“我只是个传话之人,到了那里,自然都会明白了。”

穆清扬说道:“先生的厨艺当真高超精妙,令在下佩服不已。”那厨子笑道:“区区小技,何足道哉,鄙人厨艺只是微末道行罢了,先生一会儿要见到的人才是当世厨艺大宗师。”两人说了一阵子话,陆家兄妹也伴在不远处。

行了四五个时辰,四人早已走到了郊外,陆家兄妹年纪幼小,体力不支,穆清扬见身旁就有一大片湖水和岸堤,忙雇了一叶扁舟,以船代步而行。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