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8 章  云泉庄主

穆清扬放眼望见山青水绿,天蓝云苍,夕阳橙黄,晚霞桃红,眼见暮霭沉沉,湖中烟雾更浓。陆家兄妹从未见过如此大湖,都站立在船头,只见长天远波,放眼皆碧,峰恋苍翠无限,挺立于万顷烟波之中,兄妹两人不禁仰天欢叫,极感喜乐。四人荡桨划入湖心之中,离岸渐远,望见广阔空洞,真是莫知天地之在湖海,还是湖海之在天地。

四人谈谈说说,不再划桨,任由小舟随风飘行,不觉已看不见岸堤处。那厨子说道:“房舍就在湖滨,不揣冒昧,想请三位去盘桓数日。”穆清扬不知此人目的,还未回答,那厨子又道:“鄙舍附近颇有峰峦之胜,江赣之地多风景名胜之处,三位正好游山玩水,务请推却。”穆清扬见他说得诚恳,便谢道:“那么咱们就叨扰仁兄了。”那厨子大喜,便划桨荡水向北驶去。

行了里行,四人来到一个水洲之前,在青石砌的岸堤上停泊。上得岸来,只见前面楼阁迂回曲折,竟是极大的一座庄院,四人过了一道大木桥,来到庄前。穆清扬想不到此处竟有如此宏伟壮阔的巨宅,四人未至门口,就见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上来相迎,身后还跟着三四名庄仆。

那老者道:“庄主命小人在此恭候贵客多时,快快请进。”穆清扬急忙拱手称谢,见他身着淡蓝布袍,显是管家身份。穆清扬问道:“此间庄主可与在下相识?”那老者回道:“穆相公可当面询问庄主,小人一概无知。”众人一面说话,一面走进庄内。穆清扬和陆家兄妹看内厅雕梁画栋,陈设华美,比广粤之地质朴宽大的庄院另有一番气派。

那江西是大清东南繁华之地,虽然比不得杭州广粤,却也是金银铺路,锦绣盈城。南昌府本就富庶,其时赣江以南的财赋钱粮更集尽于此,是以南昌庭园之丽,风景建筑之雄,人物之盛,江西诸府莫可与之相比。穆清扬一路看着庄院之中的道路布置,心中赞羡不已。

过了五重庭院,己至后厅,只听一个老者之声隔着屏风叫道:“贵客快请进。”那厨子对着穆清扬说道:“家师年老体迈,在客房恭候先生。”穆清扬这才明白要见之人是这个厨子的师傅,众人转过屏风,只见客房门大开,室中小茶几上点着一炉檀香,茶几旁一个老者坐在房内榻上。那老者身穿洁净青袍,两道长长的白眉从眼角垂了下来,似有六七十岁的年纪,面目慈祥安宁,眉间一番雍容华贵的神情是一望便知的。

穆清扬此时心中仍充满疑窦,走到那长眉老者之前,躬身行礼,说道:“在下参见老前辈,不知前辈让在下来此,所谓何事?”那长眉老者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伸手扶起他,笑道:“穆兄生得好儿子啊,我也没甚么要紧之事,不过是思念故人心切罢了,所以就冒昧得请你们来了。”

穆清扬问道:“前辈可是家父旧友?”那长眉老者笑着点了点头,穆清扬心中一愣,此刻再无怀疑,轻轻一拉陆家兄妹的小手,躬身跪拜,陆家兄妹当下也不暇仔细琢磨,随着穆伯父趴在地上,着力磕了三个响头。那老者哈哈大笑起来,又忙扶起三位,突然发现陆毅的眉眼之间有些像自己的另一位故人,于是那长眉老者挽着陆毅的手臂问道:“你爷爷可是姓陆?”陆毅心中一愣,但看着这老人慈眉善目地询问,就点头说是。

那长眉老者微微一笑,又问道:“你爷爷和你奶奶应该都还好罢?想当年在天山之顶与你爷爷比试厨艺之时,他的孩子还在襁褓之中,不意一别三十余年,居然有了这么俊朗的孙儿。你还有其他兄弟姊妹吗?你外祖父又是哪位高人宗师?”陆毅拉着妹妹,说道:“我就只有这一个妹妹,外祖父是广州府的梅老爷。”

那长眉老者看着陆毅身旁一个俊美的小姑娘,微笑着点了点头,又不识这广州府梅老爷是何人,但想着是故人的亲家应该厨艺不差。轻轻地拍了拍陆毅和陆芊的肩膀,说道:“好孩子,都饿了罢,跟爷爷一同去吃东西好么?”陆芊最喜美食,早就在进客厅的时候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喜滋滋地拍手同意。

众人走到饭厅入定,穆清扬又忍不住问道:“不知老前辈是怎么知道我的来历?”那长眉老者笑道:“我在南昌府的人脉还算有些广,昨日我在城中拜访好友,无意间听说在我掌管的一家小客栈里来了三个狂徒,我这人最好多管闲事了。派了几个仆役将你的马车夫带来问了一番,才知你的姓名,思念旧人,便遣了大徒弟好好招待你们,让他明早带你们来我这云泉庄上做做客。”

穆清扬恍然大悟,想必定是昨日在客栈中,陆芊蛮横无礼指定名菜,这才被人告知了这位庄主。穆清扬拱手再问道:“不知老前辈尊姓大名,待在下回家时禀告家父一声。”那长眉老者笑道:“我姓温,现下是这云泉庄中的主人,俗名良恭。”穆清扬听他说姓温,心想:“父亲从未说过有甚么故人朋友,不过他这般年纪,看来倒真是与父亲平辈论交好友。今天早晨在客栈用餐时,听人说起食神大会的头冠是一个姓温的人,他的徒弟做出来的菜如此美味动人,想必他的厨艺定是高出一筹了。”

想到此处,他拱手问道:“老前辈与家父既是旧友,那请问家父厨艺是否厉害精妙?”穆清扬向来都是崇拜父亲,在别人面前更常常夸赞自己的父亲。谁料温良恭冷冷地说道:“他当然厉害,可也不见得是天下第一。”穆清扬看他的神情,不禁说道:“那么定是您第一。”

温良恭说道:“那倒也未必,三十多年前,我们六人在天山之顶比试厨艺,比了三天三夜,终究是老馋头最厉害,我们五人都服他是天下第一。”穆清扬问道:“这老馋头是谁啊?”温良恭奇道:“你爹没和你讲过么?”穆清扬摇了摇头,说道:“父亲以前说过,江湖之中坏事有许多,好事却少得很,我听去也是无益,只要专心练习厨技就好,但我这人不喜学厨,反而没能真正传下父亲的衣钵。”说到这里,他低下头去,神色凄然。

温良恭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好孩子,你的鉴赏品食能力我已经听说了,练到你这样也已不容易了啊。”穆清扬一生之中从未有人如此慈祥相待,父亲虽然怜爱自已,可是说话行事古里古怪,平时相处倒似他一个平辈好友,父子之情却是深藏不露。这时听了老庄主这一句温暖至极的话,就像忽然见到了他多年未相遇的母亲,多年来的种种委屈痛楚积累已久,到这时难以克制,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温良恭柔声说道:“这老馋头一生行事极其古怪,他自己的厨艺当真可算天下第一,可是又不喜自己动手做菜,他轻功极其了得,攀岩翻墙都是经常的事,他行踪不定,从天山比厨以后,至今我都没再见过他一面。”

陆芊这时早已腹中饥饿,但起码的礼节还是有的,不好意思直接向庄主要吃的,便对着穆清扬说道:“穆伯父,老庄主的大徒弟做出来的饭菜当真好吃,今天早上的味道我还记着哩。只不过一个中午都粒米未进,肚子在呱呱叫呢,不如您向老庄主学些手艺,回广州的时候做给我们吃罢。”穆清扬于学厨并不专心喜爱,自己有这样厨艺高超的父亲也没有好好跟着学,怎会打主意去学温良恭的手艺?

穆清扬不禁嗔道:“小孩子家的心眼儿别这么多,我连自家手艺都没学到一成,老前辈怎会教我?”陆芊嘻皮笑脸地吐了吐舌头,原本想着温庄主会高兴他自己的厨艺而显露一手让陆芊能大饱口福,随便让温庄主教一教穆伯父,以后说不定天天就能吃到美食了。

温良恭说道:“倘若穆公子要学我这个老头子的厨艺,我也定会倾囊相授。”穆清扬忙摆摆手,说道:“老前辈别当真,我这侄女向来是口无遮拦的。”温良恭笑道:“三位走了一日,想必都饿了罢,刚才我已经命人准备膳食,到这个时候也快好了。”

不一会儿的工夫,只闻到一股熏香,似肉似汤,穆清扬与陆家兄妹不禁都咽了咽口水,均暗想:“这味道怎么比早上的菜肴还要香。”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