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9 章  深院奇事

宽敞的饭厅上雕饰得极为富丽堂皇,这便在整个大清富贾人中寻觅相同的模样,也就是甚为人所知晓的,不仅仅只是如诗如画般的装饰摆设令人赞叹不已,单单一个天花顶阁的板也就是巧具匠心的专研,在古色古香的大饭厅内享受大师级的神厨特制美食,亦是使人终生难忘。

穆清扬看见一个婢女手端菜盘,缓步而来,陆芊不禁叫道:“好香,好香!”跳起身来,抢过菜盘放在桌子中央,三人只见盘中是一整块熏肥炸鸡。温良恭笑道:“这一盘的菜是我昨天腌制的,可能有些不符你们的口味。”说罢,手掌轻击两下,对身旁的大徒弟说道:“快上汤给客人。”那厨子传呼出去,又见三个婢女各端着一小碗的汤进来。

碗中的汤水里呈淡紫色漂荡,兼有数小片的薄冰浮在汤水之上,像是刚从冰窖中取出稍稍化去一般,寒气亦从碗中升腾而起,令人觉得像美伦美奂的冰雪表演似的,极为绚丽多彩,倒也没有人注意此碗内汤水为何物了。不过莫名其妙地令婢女端来这些如同浮冰的汤水冷饮,也就是会叫人有所猜疑,连穆清扬也却是实在不知此中之所秘。

温良恭笑道:“这只是普普通通的酸梅汤,不过配在一起吃的话,口感倒也会更好些,三位远来便是客,些许炸肉块与酸梅汤必是稍解远来之辛苦罢。”穆清扬知道这个老庄主厨艺之精就乃是世间稀有罕见,深知真正的烹调高人越是在最平常的菜肴之中,越能显出奇妙高超的手艺,这道理与学文练武一般,能在平淡之中现出神奇,才说得上是大宗师的手段。

大宗师的高超手艺又怎么可能会在这点小小的菜肴美味中完完全全地显露出来了,这些佳食亦可令人痴心向往,不过也就是没有人会专心为了吃食而前去潜心专研此中美食,可是这些的东西又怎么可能在一种种的小事上惊动到了大宗师般的人物。

不同的食材面对着不同的食谱也就是会有些许的味道和感觉,这般令人陶醉的感觉是令人相信可以认真运用的食欲,可是此中的大同小异也就是有着许许多多的思维方式可以触碰到食客的思法。

炸鸡块的热气与香气同时顺随着被咬开的那一刻瞬间地似如绽放一般,像这样如梦似幻般仙境的饭厅中品尝着此等美味也就是让大清国的上下两百年人物,也就是很难让人不会对此有了这样一番非常大的感慨。在此间小处食用如此美食也就是会让人记忆犹新的,从此终生难忘也就是不一定不会出现的事情。

早在宋明之初,便是有了对食物的探究经历,无论是在古时之际的食谱中包罗万象地记载此中经过的奥秘,亦或是有着现如今大清饭馆酒楼的招牌美食,许多现象也都是在表达诉说在美食佳肴的这些领域之中,所出现的一切结果,也就是每一盘独具特色的美食佳肴罢了。

陆芊早已忍耐不住了,不等老庄主说完,就伸筷夹了一大块的炸鸡肉送入口中,立刻就感觉香脆无比,炸鸡肉里面的香脆肉块却似火烧煎熬一般,仍是在冒着与刚出锅似的热香气味,却是胜于清晨所食的炸鸡柳。这炸鸡肉外的脆皮被咬破后,里面的汤汁也随即溅出来,陆芊愈吃愈兴奋,炸鸡内层的酥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像炸鸡这样的吃食说得也不会上得了甚么大的台面,如此也就是会让些许的小孩童激动万分,毕竟他们涉世未深,对美食的鉴赏能力甚是不太高超,尚为不足之处的能力赐与孩童们的也就是天性了。因此老庄主将香辣脆嫩的炸鸡块与酸甜冰凉的酸梅汤搭配一块给陆家兄妹品尝,也就是不为此间的道理了。

当然中间还是会有些许的小意义在其中,多年不曾谋面的老庄主与穆老爷自然会对传其食法厨艺之人多加培养,不过是一些的争强好胜罢了,但就是这点子的争强好胜也就是老庄主想要去比试的。所以他就故意让自己的徒弟们做出普普通通的炸鸡块兼之酸梅汤,目的也就是非常地明显了,是为了想让故人之子来品尝这些许的平常人家食用的饭菜,来鉴别一下穆清扬对美食的能力。

穆清扬多年都不曾涉猎像美食界高超的手法,这般未有知晓的测试又怎么可能会对自己有能力来应付,不过穆老爷在自己儿子幼年之时就是已经发现了他对美食鉴定及其厨艺培养的不感兴趣,因此也就是不会强迫他去特别地学习这些东西。

老庄主此时此刻尚未知晓这些东西,不过用些许简单的食物也就是可以辨别真假是非的,但他的徒弟们多年来的培养也就是实在难得于故人或者是故人之子面前有展示的机会,因此他也就是故意让徒弟们也在这一小块块的炸鸡块和一小碗碗的酸梅汤多做些特别的手艺在其中。

在大师级的厨子手中运作出来的食物是不同于其他厨师的,像这种普通的鸡肉是会在这样子的大师级厨子眼里如同板中小菜一般,古时名厨有许多不同的手法在此留存于世间,亦有许多难得的手艺对于名厨而言,是不会轻易传授于人的,因此也就是会出现许多的名菜美食有的就此留传千古,有的却是会从此而在人世间就此而消逝。

美食无论是以香味闻名,还是用脆嫩扬名,这一切的记录都是会在此间默默地在发生,那些所谓的名师神厨也就是都会有其独特而不一般的东西称名于天下,自然会有些许自己不同的方法来让很多人来称赞或者是感慨这些。他们这样子的名厨大师也就是会为了自己的厨艺食谱可以得到了充足的补偿而找到自己的接班人,有时会去寻觅具有优秀的天资来传授,也有时会只给自己的儿子传教食法,因此这些食物伴随着岁月的更替而得到补充,会有着更美味的菜肴出现。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古时候的名菜佳肴到了大清之际会越来越少,不断的战乱之苦会马上就去中止这样子脆弱的继承关系,用食谱来仔仔细细地记载真正的食物做法,不仅仅会对厨师本人有着准确稳定的指导,而且对于众多希望有可以得到原汁原味的食客而言,也就是非常的难以得到的。

在陆家兄妹和穆清扬眼里只有些许普通不过的食材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不同凡响的美味佳着,这个在任何人眼里也基本都是如此罢了,尤其是陆芊从小都是非常喜欢食用肉质的美食,不单单只有虾兔牛羊等鲜美肉食,而且更兼之是有鸡鸭鱼猪的油嫩肉食,这一切对陆芊而言就是欢心不已。

陆芊不禁赞道:“老爷爷庄上的食物比我在广州府尝得都要可口,单单是这个炸鸡里面的嫩肉,也使人流连忘返啊。”陆毅听着妹妹用词不当,只好悄声对她说:“流连忘返最好不要用在这里..."不过老庄主听过,却是不禁得哈哈大笑起来。

如同此间之美食佳肴也令穆清扬闻到后暗暗称奇,旁人经常闻惯了这种炸肉香,倒也是并不会怎么去在意的,不过穆清扬却是知道自己的父亲也会做类似的菜肴,就算自己虽然不怎么会弄这菜,但也曾经在杭州府见到自己的父亲做过。穆老爷曾告诉过他做这样外脆里嫩的东西不仅火候要保持到位,调配的时候手上劲力也必须恰好,汤汁料酒若是倒得不及时也会毁了整锅好菜,这般炒炸煎熬功夫的精细艰难,实不亚于雕核为舟、米粒刻字。

还是孩童的陆芊又怎么会知道得这些东西,她吃完一块又伸手再夹了一块放入嘴里,美味鲜嫩的炸鸡肉如同飘香一般直达心扉。听老庄主说了这酸梅汤有辅助增加口感的功效,也照着样子拿了小碗将汤水喝了一小口。这小小的酸梅汤果然稀松平常,并不甚么特别奇异之处,但一块炸鸡肉与一口酸梅汤慢慢的混合在了嘴中之后,就马上感觉到了清凉爽口,甘甜香浓的滋味,正如老庄主所言。

这炸鸡肉有如口感清爽之味,只因为放入了适当的调料,就会使得这一块块的炸鸡肉外脆里嫩,香甜可口之感也可能立刻就到嘴里回荡了,不过这些火辣并用的食物在这个季节不太受到食客的欢迎,因此配上了清凉解热的冰镇酸梅汤之后,甜涩中有香肉搭配,火辣中亦含着冰凉的包含,里外结合自然别有洞天。

金黄般的炸鸡肉在淡紫色的酸梅汤冷镇之后,也就是让人的舌尖顿感爽朗轻松,不与其它普通的肉质美食相同之处也就是一个香甜解热的功效,此炸鸡肉的味道配合着酸甜可口的冰饮,也会令人为之倾倒一番。

这般运用了酸、甜、香、辣四味也几近于道中含义了,大清时代的皇帝皆是有信道教,普通的炸鸡块兼之酸梅汤也有着真正的道理包含于其中,所谓无声甚有声、无色兼有色、无味含有味亦是其道理所在。在美食大家及略有涉及者都会有其特别的审美能力,美食佳肴在他们这些食客眼里都是有着独特风格,不过这些审美能力也就是无时无刻地出现,以及莫名其妙的消逝罢了。

在实际的生活之中又怎么可能会感受到如此之多的内涵,小小的炸鸡块搭配着冷饮酸梅汤于普通凡人眼里也都是不值得思索此中蕴含着的种种道理了,在更加贴近生活方式中的时候也才可以表达出更多的生活感悟出来,这也就是美食佳肴领域之内的魅力了,无时无刻地都是在吸引更多更出色的人群加入其中,亦也有能力成为其中的人才。

陆芊毕竟年幼胃小,吃了四五大块的炸鸡肉之后,肚子就已撑胀了,穆清扬与陆毅也一齐动筷,两人吃了饭直至天黑方罢。陆芊对着老庄主问道:“老爷爷,你这儿里的饭菜可比我家做的好吃多啦,你还有其它好菜么?”温良恭笑道:“这里的菜多着呢,不过天下却有吃不完的美食,只要你们能留在这里多住几日,我每日都能做出佳肴来给你们尝尝鲜。”

陆芊本来就为穆伯父要早日回杭州府而担心,听了此言之后,不禁就觉得心花怒放。穆清扬拱手说道:“清扬已在此间叨扰前辈多时,怎敢再留下居住。”温良恭笑道:“贤侄不必多礼,如今天色已晚,这些也都只是些许皮毛饭菜,若是不会嫌弃的话,我暂时命人帮你们准备好了客房休息,还有什么事情也明日再说罢。”

穆清扬也只好站起身来向老庄主拱手告辞,陆家兄妹与穆清扬随着庄仆来到客房之中。 客房中布置典雅,三床相隔,衾枕整洁,庄仆将茶水放在木桌上,慢慢的说道:“三位爷儿如果要些甚么东西,就拉下床前边的这绳铃,几个守夜的人就会过来。”说罢便退了出去,就轻轻地掩上了门。陆芊也已累了一日,吃饱喝足之后闷头就睡。

穆清扬此时已对父亲的这位旧友老庄主心无芥蒂了,甚至于有些欣赏这位叔伯的为人,但看着这座庄院建造得有些古怪,不禁向陆毅悄声问道:“你说这地方有甚么古怪之处?”陆毅回道:“这庄子建造得好大,比外公家的宅院还要大得多,这里的奴仆也有许多,刚才进来的时候都要在庄里的路绕来绕去。”

想到了此间云泉庄不同凡响的一条条道路,穆清扬也就是在瞬间而不禁地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深知老庄主厨艺非常高超,甚至是已臻化境,不过穆清扬不太了解的事情也就是不会非常知道了这个云泉山庄里面到底会有甚么玄机,这般道路也就是不同于广州府或者是杭州府的大道小径。

此中良好的方法主意也就是静静地继续在这个不知所云的云泉庄内的一切不同动向了,不过如此被动的做法在这么多年在外磨练经历的穆清扬眼里,也就只是一个不大妥当的万全之策了,多年来的风吹雨打也会使得穆清扬尽量得让自己慢慢的冷静下来,毕竟自己就是这三个人之中年纪与阅历最大的人了,无论如何也都是要多加小心,在自己心里也一直暗示自己千万不要强出头,必须要保护好义弟陆远山的两个孩子。

穆清扬为了转移到其它的话题,也只好微笑道:“那你瞧这老庄主是何等的人物?”陆毅稍微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也许是个退隐的商贾或者是官吏罢。”穆清扬摇了摇头,说道:“此人必定精通奇门遁甲之术,而且还是厨艺高手,你见到他客厅的布置了么?”陆毅奇道:“那里有些甚么布置,刚才我只专注地听伯父您和老庄主的谈话了。”

穆清扬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岁数还太小了,江湖经历都很少,他的客厅全部都按照五行八卦陈设,我从前有学过一些闹着玩,但也一直想不出老庄主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物。”陆毅回道:“伯父不必担心,这老庄主既然是相识,也不会对咱们做甚么手脚,在此间先逗留两三日就向老庄主辞别。”穆清扬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照你说的办罢。”

三个人睡不到一宿,在云泉庄的远处就突然之间不断地出了隆隆响声,这种响声在以往都是从来没有在广州府的城中会发生出来的。穆清扬曾经在广州府附近的乡镇或者是其它的大城市中有听到过几次,不过如此的响声却是与清军演练打仗一般地隆隆作响,除此之外倒也就是没有其它地方会有这样子的声音了。陆家兄妹俩个人从小都是在广州府的大城市里面慢慢的娇生惯养,不过这是穆清扬与这两个陆家兄妹不同的生活方式。

穆清扬和陆家兄妹都会在此时此刻就马上被如同雷鸣炮响的隆隆巨声给一下子地惊醒了,这许多的声响似是有人在敲锣打鼓一般,不过再响过了一阵儿的工夫,像这般隆隆的巨响声音就再次地给他们响了起来,但穆清扬与陆家兄妹三个人躺在床上细耳倾听之下,就立刻地发觉到了这般敲锣打鼓之人应该是相距云泉庄内的房子里甚为遥远的,这般敲锣打鼓所发生出来的隆隆响雷声就显然是在他们在应答呼唤着。

还是个孩童的陆芊又是一个好奇之心大起,悄声说道:“咱们看看去罢。”穆清扬接道:“我们都是客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休息就行,千万别出去再惹祸了。”陆芊吐了吐舌头,说道:“穆伯伯,谁说要出去惹祸了,我只是说一齐去看看有甚么事罢了。”穆清扬待要再说一些话来阻止她,只见陆芊轻轻地打开纸窗,发现了庄内中好些庄仆点着灯彩,昏黑一片的庄院附近瞬间也就是被他们所点亮的灯彩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还有许许多多的庄仆们就在云泉庄内来来往往地不知忙些甚么。

陆芊打开着的纸窗较为明显,因此很快的时间里就被庄仆们发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庄仆就很快的工夫看见陆芊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走上窗前去,说道:“姑娘,嘈杂声扰了清梦还望恕罪,请回屋去休息罢,现在已至深晚,希望三位千万别出来乱走。”

那个庄仆不禁意之间就把这些闲话在三言两语之内给完全地都说完,他也就不再等着房子里面的别人来接着继续地询问自己了,那一个身材较为高大的庄仆直接就伸手替陆芊关了窗户,纸质的窗户也就是不用了吹灰之力地轻易被他给关住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