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10 章  面食小吃

月色被浓雾遮挡得显出混沌孤寂,无限的天地中渐渐地泛着苍白的光,午夜时分的光辉无声无息地存在,在无时无刻都是在闪烁的地方亦有着难以揣测的方向。云泉庄内时不时得传出打斗声与惨叫声,似是有许多人集聚在一块的样子,打斗之声也就是同时地在远处伴随着惨叫之声,但声音极其细微嘈杂,使得穆清扬和陆家兄妹三个人都是无法了解到其中不为人所知道的种种奇怪端倪。

这个时候有两三个庄仆已在纸窗旁来来回回地走动着,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非常清楚他们就是在这里来不动声色地偷偷察看屋内的动静,陆家兄妹只以为他们是不放心自己的安全罢了,可是穆清扬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在从前的那些时候都是生性非常的恬淡,并且穆清扬由于自己的父亲声名显赫,他们家里面的房产地业及其许多的酒楼饭店,因此在刚刚穆清扬出生的时候就家道富裕。

按常理而言,也就是像这样子的富家子弟很少会外出闯荡,常常在家锦衣玉食的也会使得自己没有了平常人家的正常观念了,不过无论是何时何地的穆清扬都是会那样子的严格要求自己不会像其他富家公子那般的一事无成,对于纨绔子弟的称号他永远的都是会讨厌到的。在很小的时候开始之际,穆清扬都是和自己的父亲穆老爷生活得相依为命,尽管他也就是每日锦衣玉食甚至于从来都是没有生活过一天的穷苦日子,不过从小缺少母亲关爱的穆清扬也就是会有着些许与其他富家公子不同之处。

杭州府生活的日子里也就是穆清扬的所有童年趣事了,在他努力锻炼的自己应有能力背后也全部都是他自己的辛勤努力汗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可以变得更加勇敢和智慧,不过他所努力的事情发生得到一定的结果之后,也就是一切的迷茫,毕竟他将就要经历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其他的人可以拥有的。在穆清扬自己所经历的日子之中,没有了良师的帮助和教导,所幸之事还有着从小陪伴自己的朋友及其好兄弟陆远山,有着这样子的益友相伴其左右而成长,穆清扬的人生自己也就是认为得不太普通,甚至于有时候会觉得不会孤单。

尽管自己的父亲穆老爷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良师名厨,穆老爷在杭州府的当地也就是极具盛名的,以至于声名显赫之后就是会缺少了更多的时间去好好地对待儿子,至于穆清扬自己也倒不会觉得有些许甚么古怪希奇,毕竟如果自己的父亲不会努力地去赚钱养家,穆清扬自己也就是不好再次稳当地在私塾或者是富贵子弟玩耍之地待下去了。不过穆老爷他自己多年努力地在外忙碌,也就是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去养家糊口,他也许是为了麻痹自己的伤痛而去拼命地为人而做菜开店,毕竟穆清扬的母亲也就是他父亲穆老爷心中永远难以抹去的伤痛。

穆老爷也许就是会有自己足够的意识去认识到了对儿子关心照顾的培养不会太到充足的地步,因此也就是会有了些许的对儿子的歉意,由内而外产生出来的歉疚也就都是穆老爷这么多年来因为爱妻离去自己的生活从而导致出来的,穆清扬也就是在幼年的时候没有了父亲或者是一些像样子的师傅正确认真地指导自己,也就是穆清扬刚刚开始学艺的时候立刻不喜欢这些的原因,天赋也许是从小的时候就已经展示出来的,不过更多的人不太知道的事情到底还是有许多的。

穆清扬的食物鉴赏能力以及他的厨艺都是为了自己可以努力去改变足够完整的生活,不够的能力其实也就是完全可以在不仅仅的生活之中就得到一定的调整,最为重要的关键其实也就是孩童们的幼年时期中到底有没有得到培养了。在许多人的看法之中,厨艺食法也就都是如同为了培养食技而去努力地学习,这样许多太多可以能够得到方法去改变,这样子的方法也就是不同凡响的罢了。

这些不一般的想法也都是深深地扎基在了穆清扬的心中,他不会对厨艺食法有甚么独特或者是特别的研习,不过为了可以完全地继承好父亲那样子高超神化般的食技,穆清扬心中所渐渐地产生出来的想法其实是无形之中和穆老爷在契合。穆老爷所寻觅得也只不过是一个可以真正地继承传播自己衣钵的人罢了,像云泉庄的温良恭老庄主那样子选择一个合适的人才去精心地培养教导他。

此时此刻的穆清扬所想要去完成的也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的父亲可以有能够继承其高超的厨艺,不过穆老爷虽然为人不拘一格,甚至会有些许的古怪,但这一切并不会完完全全的从本质的目标上改变了穆老爷的想法。他不仅仅是想把以一个人可以努力地慢慢培训,甚至于可以完全地继承自己的厨艺,有时候的穆老爷也是会想到把自己继承厨艺的人给别人比较。

曾经的一切在穆清扬的眼里显得十分明显,在他自己的心中也许会想到许许多多的往事,尽管如此的艰辛和痛苦,可是至少在穆清扬的自己心里也都是会有着许许多多的痛苦和无尽的哀求。在穆清扬非常年幼无知的时候,也就是都在自己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再加上多年以来的风风雨雨,穆清扬此时此刻都是还会像以前那样子的镇定自若。

与往日有所不同的就是这个云泉庄主就是穆清扬父亲的老朋友,无论如何应该是对自己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罢了,穆老爷年轻的时候也就是喜欢多加个好朋友,在这个从来都没有来过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就遇到了穆老爷的旧时好友,其实穆清扬现在都还是会有一些的疑惑。为什么会怎么凑够时间就是会在这个地方看到自己,而且还是会立刻就认出来了自己,这个问题一直久久的在穆清扬自己的心里难以忘记。

或许是穆清扬自己的直觉才会这样子的庸人自扰了,不过这样子的方法也是的的确确地做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曾经也就是在广州府城的附近做了些许的生意和买卖,这样子的经历也就是穆清扬这个一辈子的最为重要的记忆了。穆清扬在这里学到了许许多多的知识和见识,他深深地知道了在生意上如果是要努力地闯出一片天,那就是要多加许许多多的小心眼和一定要时时刻刻都在努力地让自己冷静,这样子的方法也就是会使自己有了更多的好待遇。

这样子的地方也就是会在无形中莫名其妙的就是让穆清扬自己能够很快和清楚地找到迷失的自我,毕竟现在的穆清扬除了一心一意地就是想要去好好地保护陆家兄妹两个小孩童之外,也就是想要去认真地辨别出来这个云泉庄的庄主真伪,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父亲的故交,这个到现在为止都是非常难以去说明清楚的。

穆清扬也就是在这样子的一个极其陌生并且还是不知道有没有危险的地方,他就是这样子一直都是在保持沉默和警惕的心,毕竟这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陆家兄妹的这两个小孩童就是唯一一个可以阻碍穆清扬的人了,因此如果遇到了危险的时候,穆清扬也就是不会再加上两个无辜的孩子性命,因为就算是穆清扬自己可以死里逃生地回到广州府,他也就是不会再有任何的颜面去见到自己的好兄弟陆远山了。

如果没有了自己的严格要求,那么他的一生也许就会是普通那样子的衣食无忧罢了,也就是根本不用亲自到甚么江湖外地上去劳累地行走闯荡,这样子也就是可以说是他初临江湖之时就已经是全无经验阅历的。不过自从十年前与好友陆远山南下广州府经商历练以后,也已经知道了万事都需要留一个心眼,他认为这个云泉庄并非普通长居之地,因此一直在盘算如何离开这里。

这样子的方法也就是不仅仅代表有着这些普普通通的事情在这里了,穆清扬也是在这里面的小屋子里面认真地辨别这里面的许许多多的真假,当然是在穆清扬的眼里一直在认真地去保护这两个小孩童。陆家兄妹两个人毕竟还是穆清扬自己好兄弟陆远山的一双子女,尽管在这里的地方,不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危险,不过穆清扬在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奋斗之中,还是会有一些的警惕心罢了,他还是有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大事情,穆清扬的能力也就是都是会在一起的这样子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尽力地使自己努力地去镇定下来。

在穆清扬与陆家兄妹三个人静悄悄的躺在房巾的大床之上度过了许久的时间之后,不远处的喧闹之声也就是在那里渐渐减弱也同时是直至无声,这般喧嚣吵闹的声音也就是会让人不断地觉得厌倦,不过此时此刻的天际也已经方才的明朗,云泉庄的高处间也就是有着许多遮挡人们眼线的白气,那些许的浓雾也逐渐消散开来。

这么大的云泉庄似有如此强大的魅力一般,它是在不断地吸引着更多的人去到了云泉庄,这样子的地方也许是让穆清扬和陆家兄妹三个人努力去探寻着这些许的不寻常东西,也许就是这个云泉庄有着某种不一般的秘密。穆清扬为了更加认真地保护好陆家兄妹俩个人的安全,他必须要在时时刻刻的时候警惕住自己身边的一切动静。

穆清扬与陆家兄妹三个人由于被闹声折腾了半宿,也就是便在那间异常陌生的小客房内早早地再先后睡去。待得众人都是听见鸡鸣叫声之后,穆清扬就慢慢的起身醒来, 这时服侍他们的婢女已到门前看了几次,可是她也想到他们昨日也定被闹声惊扰,在房里大睡一觉。穆清扬打开房门,一名婢女上前先问好请安,递上洗漱脸盆热水,说道:“庄主在饭厅等候三位大爷,请三位大爷整理好着装后,就一齐过去食用早餐。”

听见了这一位彬彬有礼的说话也是在一大早起来的时候,会令人身心愉快的,穆清扬因为不知道这个云泉庄园里面到底是有着些许什么悬念,因此也就是不会太过于喜欢这个云泉庄园里面的任何人,包括这样子的一位声音甜美,说话动人并且还是会彬彬有礼的奴婢。陆家这两个小兄妹却是并不是会如同穆清扬那样子的冷漠,陆毅也就是还是会点了点头,并且对着那一位奴婢笑着说了一声道谢和早安的话语。

陆芊听了此言,立刻就坐起身来,准备了洗漱用餐,三人先后洗漱完毕,随着那名婢女东拐西绕地走到了饭厅。饭厅依旧是十分得热闹,老庄主温良恭也就是在昨天晚上的位置上等待着穆清扬和陆家兄妹,这个地方也还是穆清扬很为难的,无论是到底是要不要去这里,还是不到这个地方,穆清扬也就是都不知道这个地方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温良恭正坐在位置上品用参茶,看见穆清扬和陆家兄妹后,笑道:“鄙庄靠山傍湖,夜间风浪甚大,声音未免嘈杂扰人睡梦,三位还睡得来么?”穆清扬不想再惹事端,只好信口说道:“深夜风声的确厉害得紧,不过晚辈与这两个孩子都还能在客房安稳休息,还是要在这里多谢前辈关心了。”温良恭微微一笑,也许心里是会有什么放心的事情,便不再提及此事了。

不过现在还是大清早的时候,由于穆清扬和陆家兄妹两个小孩子都是在昨天晚上十分难以睡觉,尽管穆清扬的话是对着老庄主客气客气罢了,他自己也就是还是会有一些的困意。陆芊还是在迷迷糊糊的,但贪食的性子是改不了的,她忙问道:“老爷爷,早餐做好了么?”穆清扬一怔,认为这个小侄女也忒无礼了,待要责备教导一番,谁料温良恭笑道:“我当真糊涂了,昨天晚上也是有答应你们要弄好一桌好菜,来来来,快点上菜罢。”说完便招呼着身边的庄仆,那一位身材高大的庄仆就是马上一个个地传令下去。

不一会儿的工夫,就见到了昨日端菜的笑盈盈的婢女们手中仍然仔细地揣着菜盘,顿时香气四溢使人神清气爽,陆毅和陆芊两个小孩子这个时候也就是顾不上了什么端庄大气了,他们纷纷扬扬地探出头来看看这样子到底是一些什么好菜,浑身疲倦之感倏然消散。陆芊定睛一看,原来只是普普通通的三大盘烧麦,这些东西在广州府的大街小巷都能买到,自记事起就已经尝过了,这是看见也并不觉得稀奇。

云泉庄园的老庄主温良恭看见小姑娘陆芊的神情,就知道了她心里在想些甚么了,不禁地就笑道:“这烧卖大有来历,口味都是不一样的,三位想必都是有吃过的,不过这是我今早儿自己包的,还请望三位可以赏赏脸罢。”穆清扬知道了老庄主厨艺大宗师的身份之后,对他所做出来的菜肴都不敢轻视,也是他的威望和与生俱来的不一般气质在那里,使得穆清扬和陆家兄妹三个人都是不由自主得暂且顺应着他,况且这里的饭厅昨日也是一盘普普通通的鸡肉,可是味道却从来没有尝过。

只见每一盘的烧麦都是晶莹剔透,光鲜亮丽,无论是外观上来评价还是有着那样子的不一般的味道,这里小小一盘烧卖都是会使自己难得的咽了咽口水。陆芊伸筷慢慢地夹了一小块形如石榴的烧麦送入口中,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只觉这块不大不小的烧麦肉馅鲜嫩,喷香可口。要知道,这馅多皮薄的普通早餐也能让人喜爱非常,更不用说是经过一位厨艺大宗师的仔细调配而成。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