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银河
回顶部
第 11 章  满洲甜食

时至辰时,气温骤升,骄阳似火,云泉庄园也是在此时此刻变得有一些不一样的温度,烈日在瞬间时刻就马上地照亮了整个庄园,云泉庄园周围的树枝绿叶似乎是被压得低垂,被清风吹得摇动不停。

在饭厅之中品尝的一枚枚晶莹剔透的小烧麦都是会让陆家兄妹俩个人在一起品头论足的,穆清扬好歹是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自然是不会和陆毅陆芊这两个小孩子一般胡闹着的,不过这样子的那么好吃的烧卖也就是穆清扬自己也从来都是没有吃过这么好吃得了。当年在杭州府城的自己家里也许根本就是很少品尝一下子的,毕竟穆老爷这个也是一个大宗师的身份,况且杭州府城也是一个人杰地灵和有山有水的好地方,那里的区区一个烧卖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然而穆老爷这个人平时就是非常地喜欢去制作些许别的人都是不会做的菜肴,这样子的穆老爷也就是因为了这样子的原因,才是会有人慢慢的去赏识他,穆老爷这样子独辟蹊径的做法自然是也会遭到许许多多的愿意为普通百姓做菜之人的坚决反对和质疑。穆老爷这个独辟蹊径的做菜方式自然是会有很多与别的厨师不一样的地方,尽管穆老爷这个菜肴是非常好吃的,和穆老爷自己也就是并不是不想为普普通通的百姓做菜,其中一个最为这样重要的事情就是穆老爷这个人的思维方式与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不一样子的。

穆老爷自己自然是希望可以用自己的所有才智来为这许许多多的普通百姓们做出更多的新菜,毕竟穆老爷自己也就是知道大清国以及这里的杭州府也就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厨师,自然是不会缺少了为更多的百姓做菜的好机会。穆老爷这个方法也就是会在同时创造新菜的时候,还是会有去花些许的家财和银两购置更多的酒楼和菜馆,这样子的缘故也就是穆老爷自己想发挥自己刚刚创造出来的新菜。

穆老爷这个做法自然是会有一些小家的道路过程,这也是为什么穆老爷自己在不到四十多岁的时候就是不再在杭州府或者是大清的任何地方做菜的原因了,只剩下了许许多多曾经吃过穆老爷厨艺的食客无限的遗憾。穆老爷这个为了小家的方式也是十分清楚的,不过像云泉庄园的老庄主温良恭那样子,为了大家而去做菜,因此穆清扬自己也是很少的机会会有去吃过这样子的普普通通的烧卖。

大清国的普通百姓是比那一些贵族富豪们多得多,穆老爷虽然是在努力地使自己把所有的才能和天赋运用到了菜肴之中,不过这些事情也不过是些许普普通通的罢了,然而并没有可以完完全全地改变自己这样子去做一些许许多多的百姓们可以吃到的饭菜。温良恭也就是一个可以去做出许许多多的人能够在这样子的饭菜之中研究出新的花样,这也是温良恭的特别之处了。

穆清扬和陆家的兄妹都是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途径会吃到这些许许多多的普通百姓们家常便饭,穆清扬可以努力去学习这些东西,不过现在的这些普普通通的烧卖也就是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东西了,穆清扬也许就是可以在此时此刻,向这个云泉庄园的老庄主温良恭询问些许的关于这些普普通通的烧卖到底是如何制作出来的。这些普普通通貌似没有任何与外面街头所贩卖的小吃烧卖相互有所不同的地方,不过穆清扬自己尝了尝一枚晶莹剔透的烧卖,顿时感觉到了自己是多么得喜欢这样子的吃食,无论是在做工方面,还是会在那些烧卖的味道方面上,穆清扬都是认为在老庄主这里吃到得就是最为正宗的烧卖了。

陆毅和陆芊也都是非常地喜欢吃这样子的美味,不但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很久很久都是没有尝过这么好吃的街边小吃了,而且还是一粒粒的烧卖在这里才是最为珍贵的食物,毕竟陆毅与陆芊也就是每一天都是尝过了这么多的山珍海味了,在这里的地方才是真正的会让这些普普通通的食物变得更加充满意义。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普普通通的烧卖都是出自老庄主这样的一位名气很大的厨艺宗师,而且这是给许许多多的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也许是只有吃过老庄主亲手做过的好菜才可能是会有这样子的奇妙的感觉。

烧卖顾名思义其实就是一个在中国的北方很少有的食物,毕竟在大清国还是大明王朝,乃至于更久的时候,中国的北方之地都是很少才会出现这样子的一粒粒的烧卖。老庄主所做的烧卖其实在外形之上和普普通通的街头小吃相差无几,甚至于把老庄主的特制烧卖沿街全部都是要好好地整齐摆在街边小吃的地方,混合着那一些普普通通的街头烧卖一齐给别的在外面人来看着,也就是没有人会去认识到这些东西到底是有甚么不同之处了。

也许就是只有像穆清扬和陆家兄妹这三个人那样子才是会更少的时间没有吃过烧卖了,毕竟像烧卖这些普普通通的街头小吃对于这些并不是普普通通的百姓,穆清扬和陆家兄妹三个人也就是很少的时候会与街边的百姓吃过同样的食物,不过老庄主自己做出来了的一枚枚的晶莹剔透的烧卖是在会一定的程度之上引起许许多多的人的食欲。

而且还是穆清扬自己和陆家兄妹三个这样子的富家子弟,他们不但是很少会接触过到这样子的美味,就是连陆芊这样子的小馋猫也就是是会有在每一年到亲戚朋友家使用烧卖来品尝一下子罢了,尽管如此的陆芊也就是对这样子的方法不会太过于地满意,曾经的陆芊就是托了自己的几个贴身丫鬟来帮自己到街头售卖小吃的地方去买些许好吃而又没有吃过的东西,这些新鲜并且廉价普普通通的好吃食物也就是会引起了陆芊自己的格外关注。

陆芊也就是还真得会对这些好吃的廉价普普通通的小吃有所青睐,她连续着许许多多的日子都是偷偷的暗中去托自己的贴身丫鬟帮助自己去买好吃美味的一块块街边吃食,尽管陆芊的母亲梅夫人经常都是会一直劝阻和叮嘱陆芊千万不要到外面的地方去随便地买些不知道卫不卫生的食物吃,当然不是这样子简单的三言两语就是可以完全地把陆芊这个淘气且古灵精怪的小姑娘镇慑住的,陆芊毕竟是个孩子,尽管她也就是个富家的千金大小姐,从小也就是还会有着许许多多的教育,在这一点她也还是会顺着自己孩子般的性格去做些许的自己非常喜欢做出来的事情,因此也就是没有过多地认真注意到自己的母亲梅夫人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和仔仔细细的叮嘱。

陆芊尽管是喜欢贪吃多食,不过她也是比较愿意去和更多的朋友们一齐分享许许多多的美味小吃,更多的与陆芊是贴已的富家千金也有些许不太愿意和陆芊在一齐共同的交往,毕竟陆芊平时都是丝毫不拘于礼俗,这一点的性格特征往往都是不太像陆远山和梅夫人,因为陆远山做人做事都是非常地讲究和执着,然而陆芊也是并不会和她的母亲梅夫人相似,梅夫人为人毕竟也还是广州府的名门望族出身,无论是梅夫人她自己的身份还是家庭的全部优秀教育,都是会要比自己的女儿不错一点儿的。

尽管如此的陆芊平时都是会爱笑爱闹的把全部的人弄得焦头烂额,甚至于还是会把自己的父母亲和外祖父母都逗得哭笑不得的,就连自己的亲生哥哥陆毅,有时候都是会不太清楚这个妹妹又是在想一些甚么使人摸不着头脑的古怪奇妙的想法,毕竟陆芊这样子每一天都是会想着把自己的地方位置弄得乱七八糟,除了天生的性格是十分开朗的乐天派之外,也就是只剩下了贪吃好睡的爱好罢了。

就是这样子有些许可爱淘气的小姑娘还没有其他的特长优点吸引别人,所有的富家千金也就是会不太喜欢上陆芊了,不过这些也都是一些很小很小的交往问题罢了而已,真正的陆芊也是不会非常地喜欢去和那样子的外表光鲜亮丽,实在的则就是那些人都有着不大不小的势力眼,陆芊也就是因为了这些原因,宁愿跑去和府中的全部同龄丫鬟玩耍,也不喜欢故意地装模做样去和那些自以为十分清高的富家千金大小姐们答话。

倘若是在往常在上私塾的时候,陆芊也都是随便地去和一些不太喜欢富家千金公子们的人去对应搭话,尽管在大清国的时候,可以有足够的机会去私塾读书练字的人基本上都是少之又少,况且陆芊也就是一个女儿身,这样子有能力去私塾学习不一样的中国优秀文化,是非常地难得的事情。不过陆芊的父亲陆远山和母亲梅夫人都是非常希望一双子女都是会有机会可以写字念书,至少不会当看着许许多多的汉字而在默默的发呆不吭声。

加上梅老爷与梅老夫人都是陆芊的外祖父母,对待陆毅和陆芊的时候,他们也就是都会一视同仁的,绝对不会存在于有些封建保守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既然陆毅都已经是上得了私塾的人了,那么梅老爷和梅老夫人也就是都不会刻意地去偏袒任何人,当然会去全心全意地在财力和人力等等方面上去支持对陆毅与陆芊的教育工作了。在陆毅的问题上也就是不会出现太多的难点难题,毕竟陆毅他自己也会很懂事的,再加上了他是一个男儿身,为了可以去读书学字或者是为了考取功名可以用来光宗耀祖,尽管陆远山和梅夫人都是只希望自己的两个儿女可以在这个一辈子都是平平安安地度过幸福的日子罢了。

然而并没有陆毅这么简单的机遇可以去上私塾的陆芊,

众人用过早晨后,老庄主便要带领穆清扬与陆家兄妹游玩一番这湖边美景。云泉庄是在一块小沙洲上建造的,但四处有高大众多的水草遮掩,所以基本没有人会发现这里。

湖畔有阵阵清风徐来,兼有树林遮荫避日,众人并不觉得有甚么炎热之感。陆芊极爱贪吃玩乐,蹦蹦跳跳地就往喷泉方向跑去,三四个庄仆大声惊呼,穆清扬蓦地发现温良恭皱了皱眉头后随即又恢复笑容,这使他微觉奇怪。

温良恭淡淡地说道:“这殷潭泉没有甚么好看的地方,枯燥得很,三位还是随我一齐去别处游赏罢。”正说着,就牵着陆毅的小手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这时的陆芊也被众庄仆领在庄主后面,紧紧跟随。

玩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众人便回到庄内饭厅进食午膳,温良恭笑道:“这时候也应该蒸熟了。”陆芊问道:“老爷爷,是你做得么?”她尝过老庄主的手艺,认为他比别人做的饭菜都要好吃,是故向他询问,只见老庄主微笑着点了点头。

温良恭接着说道:“现在还请三位品尝品尝我二徒弟做的甜点罢,他的做甜食的手艺当真不赖。”说罢,便轻轻地拍了拍手,有一个婢女双手端着瓷盘,缓缓走进饭厅来。陆芊好奇之心大起,伸头探脑地望着盘中之物,只见有十几小块长方形的甜品搭在一起。

婢女小心翼翼地将瓷盘放在桌子中央之后,就缓缓推出饭厅了,穆清扬与陆家兄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东西,自觉奇特无比,陆芊忙问道:“老爷爷,这个是甚么东西啊?”温良恭笑道:“此物是白面蘸糖制作而成,以前在大清国的皇宫里才能吃得到,在京城叫做赛利马。”

陆芊愣了一楞,说道:“皇宫里才能吃的东西,老爷爷的徒弟怎么会做呢?”温良恭微微一笑,便不再回答她的话了,自言自语道:“这赛利马乃是满洲的饽饽面,要用羊奶油和白糖杂糅在一齐混入面粉之中,在放到不灰木制成的箱炉烘烤至金黄色。这样做就可以把这一块块的赛利马变成方块形状,你们快快尝一尝罢。”

陆芊第一次吃这个奇怪的甜食,就不再像往日一般地狼吞虎咽,着急忙慌了。随手拿起一小块放入嘴里品尝,蓦地发觉口齿香甜酥糯,芳香无比。

她不知道的是,一个厨师的好坏是有天渊之别的,老庄主的二徒弟想必是得到了他的真传,此食的“甜”只不过是细枝末节罢了,最主要的就是一个“香”字了。赛利马色香味样样俱全,老庄主的二徒弟将这香的道理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使人心动神驰。

穆清扬的美食鉴赏能力自然是不消多说了,他也轻轻地拿起一小块赛利马送入口中,甜食中若隐若现的松露芬芳和奶酪香甜一起在嘴里释放开来,韵味绝伦。

继续阅读下一章
下载银河文学APP举报该作品